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血夜凤凰 > 第八十一章 归一

    第八十一章 归一

      赵三死了!

      这是所有聊城人一觉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惊人消息。

      还没等他们把这个消息完全消化,聊城的街头,又有一大群游行的工人给了他们更多的惊讶和谈资。

      因为和死了的赵三一样,这次游行的工人现在都属于最近在聊城迅速崛起的同一家公司,七星。

      近来车水马龙,同样属于七星公司旗下的医馆七星斋,今天却和昨天一样,依然大门紧闭。

      很快,七星公司要完蛋了的传言就在聊城内四处散开。一时间聊城街头巷尾,到处都有人在热切的议论着此事。而默默守护了他们数年之久的赵三之死,只不过变成了很多人讨论这个话题时的一个论据。

      但也有人为赵三的突然死去而唏嘘不已。其中,除了赵三原先的那帮兄之外,至少还有个一心想抓他的达叔。

      此时,达叔就在众多敌意的目光注视下,有些黯然的给赵三的灵前上香。

      就在几天前,他还日思夜想的要抓赵三归案,甚至不惜在抓住赵三言谈之间的破绽后,为了避开本地势力的干扰,不计后果的借助杨冰他们专案组的力量来对付他。

      但是现在,当他面对着被医生和杨冰双重鉴定过的赵三的尸体,心里却又涌上了对赵三深深的惋惜和空虚。人死如灯灭,原本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就在面对着赵三尸体的时候,他却忽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因为这一刻,他的心很累。

      “夏老大,既然赵三死了,我答应你的事就算完成。我走了。”

      就在达叔在聊城给赵三上香的时候,省城四海总部的董事长办公室里,茅山丁若痴靠着敏锐的听力听到话筒内传来的消息,知道赵三死了,站起来就准备走人。

      要不是那天他机灵躲的快,自己和那些旁门左道一起为四海办事,在路上劫杀那个被碧崖子发现是刺客的赵三的事,就要被自己师叔他们给发现了。

      其实那天他一躲过师叔他们立马就想离开这里,只可惜事先已经收了人家四海太多的钱,又怕这么一走以后会给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就耐着性子在这里多等了两天,现在既然那个连中了碧崖子和自己三记重手的赵三死了,那么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

      站起来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个夏永忠这次要是还纠缠的话,就和他翻脸!

      “呵呵,丁天师这么急是准备去哪啊?还有钱等着你来赚呢。”可他没想到,这次要他留下的人并不是面前这个满脸诡笑的四海老大夏永忠,而是身后推门而入的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

      刚要发火的他定睛一看,愣住了。来的人是自己以前的认识的,号称龙虎山一代宗师的苍龙真人和他孙子刘英奇。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会和四海帮这样的黑道势力混在一起?

      似乎就在一瞬间读懂了他脸上惊讶,就在他的身体被刘英奇瞪眼定住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苍龙真人的哈哈笑声:“因为有钱途,所以我在这里。”

      但是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分辨他说的是前途还是钱途了,因为此刻,萦绕在他惊讶的脑海里的就是,这个看上去一点不像高手的刘英奇为什么一瞪眼就能把自己定在这里动弹不得?

      “英奇,为了我,你今晚是否可以不去?”当夜幕徐徐降临的时候,依偎在刘英奇怀中的叶枫终于还是做出了她的第三次尝试。

      爱怜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面带微笑的刘英奇轻轻的摇着头不语,而那双闪动着奇异光芒的双眸却在眨眼之间,已经将他的歉意和对她的爱怜填满了她的心灵。

      “自己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全都做了。剩下的,方榕你自己好自为之。”

      轻叹了一口气后,放弃了最后一次尝试的叶枫双颊微红,彻底的迷醉在眼前这双眼睛带给她的柔情蜜意里。

      这是今天下午忽然来到聊城的刘英奇带给她的惊喜之一,只需相互望一眼,彼此心里就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心意,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的彼此猜疑。

      不仅如此,忽然间变的不是很爱说话的刘英奇不等她追问,就给她坦白了这次来聊城的真实目地和方榕将要面临的恶劣处境。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刘英奇到底爱她爱的有多深。

      别的不说,光看看他随后带着自己拜访过的那些很大宗派里的什么长老、宗主对他的客气态度,自己这个对那些东西一窍不通的外行都能猜到他的厉害。

      整整五年来,身怀奇异本领的他却始终没对自己有过任何方式的勉强。这要有多大的毅力,多深的爱意才能做到?

      在这么多的爱意缠绕下,她心里对方榕仅存的一丝担忧也很快化成了云烟。

      子时将至,房间内呜咽的埙音淡去的同时,方榕出现在众人面前。

      “方榕,准备好了么?”看到他一脸平静的出现在面前,韩远山苍老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准备好了!”方榕也还给韩远山一个淡淡的笑脸。

      “榕哥…”小蒋看到方榕脸上的温和笑意,眼泪再也忍住的流了下来。本来,她是想笑着送榕哥出门的。

      “傻丫头,记得要打理好书店,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会被人笑话的。”方榕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伸手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亲昵动作,带给小蒋的是哥哥般的感觉和更多的泪珠。

      哇的一声,她干脆哭着跑到了一边。

      “榕哥,你多保重!”小林却要比她坚强的多。这也是方榕在最后的时刻,决定把公司交给她和罗发荣共同管理的原因之一。

      “小林,以后就拜托了!”方榕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代表自己和不在场的那三个人,给小林认真的鞠了躬。

      “榕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有空的时候一定会偷偷来看我才行!”

      “我还会有以后吗?”方榕微笑着反问。

      “那是当然,因为我对榕哥有信心!”小林单手握拳,很有气势的挥了一下拳头。

      “哈哈哈!”方榕大声笑着冲吴冷泉和剩下的人抱了抱拳,就那么笑着和韩老跨出了大门,踏进了子时将至的月夜之中。

      “嗷!”

      子时,就在明月穿破云雾,将金黄的月光洒落到山顶正中空地的时候,随着一声充满了疯狂兽性的震天咆哮,空地上蓦地凭空出现了方榕和韩远山屹立如山的身影。

      旁若无人的尽情仰天长嚎,方榕将太多太多的委屈和压抑都借着这声有若疯兽长嚎,又若恶狼咆哮的狂暴声浪发泄了出来。

      那是蛮荒苍凉的万里荒原上,万兽齐吼的凄厉叫声,那是万兽之王在穷途末路的绝望中,用全部的生命和尊严发出的最后一声长嚎 !

      一口气吼尽,荒山顶上响起方榕冷冷的声音:“巫门朱雀宗主韩远山、巫门玄武宗宗主方榕在此,想要洪荒玺没有,想要打架的滚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月光照耀下的空地上,凭空响起了数声冷哼,紧接着数十道身影忽然闪现。随着这些人影的闪现,山顶上薄薄的雾气似乎在刹那间都浓重了起来。月影一黯,似乎在那瞬间,就连皎洁的月光都幻成了淡淡的血色。

      “呵呵,好大的阵势。”根本就不理落地后四面散开的众多道士,也不理会正面走来的白发迎来的白发老道,方榕轻笑了两声后,忽然又提高了声音,发出了殷雷般的一声沉喝:“巫门玄武宗宗主方榕在此,谁来与我一战?”

      无量天尊,施主好大的口气!”面前的白发老道显然被方榕一再视若无人的态度所激怒,高颂道号的时候也使上了暗劲,转眼之间无形的音波像重锤一般的轰向方榕的耳际。

      方榕却丝毫不为所动,反是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就是这等本事吗?”话音微落,身影已在瞬间化成流光,一记重拳箭一般地轰向老道胸前。

      老道的脸上的血色瞬间就被他的轻视给激怒成了一片青白,怒吼了一声后,老道瞬间就散发出银白色光芒的一拳也同样狠狠的迎向了方榕的拳头。

      “轰!”闷雷般的一声巨响,腾空一条人影抛飞掉入道人群中。方榕却稳稳地站在已尘埃落定的地面上,负手傲立,脸上尤带着一丝笑意:“下面换谁?”

      “太猖狂了!爷爷我去灭了他!” 对面的人群中,刘英奇忍不住了,悄悄的给刘不愚传音。但是刘不愚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还不到时候。

      “韩兄,你这个方榕今天可有点轻狂啊。” 与此同时,自出来后,就一直站在方榕身后替他压阵的韩远山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孩子以前压抑的太狠了,他这是在发泄啊。”韩远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就像和老友聊天着一般轻声说道。不过他身前身后五尺之内并没有什么人。

      “笨蛋陈,人家那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来的,听前面的那声长嚎就知道。发泄一下自然狠正常。不过韩大哥,你干吗要发那贴呢?提前打个招呼,我们不就都来了吗?这下老朋友又要少了一个,再见都不知道是什么年月了,唉!”

      没等刚才说话的那个熟悉声音回答,韩远山耳边又响起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朋友们都来了啊!

      韩远山心里一阵温暖,刚要回答,就听耳边响起来一声惊喝:“哎呀不好!”

      韩远山心里一惊,赶忙抬眼望去,正好看到对面的人群中已经三名老道忽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就已经到了方榕的身前。

      “孽障受死!”随着三声一模一样的怒喝,三支探向方榕的大手中同时暴起了雷光。

      三才雷光击!道门神宵派雷法中独有的合击术。一旦挨上,绝无生还的道理。韩元山就在看到那三人手刚抬起的时候,一声怒喝,他也人化流光直奔斗场而去。

      而几乎就是他从原地消失的同时,对面的道人群里也有几个人闪电般的抢出,一时间场面混乱成了一片。

      再说刚刚还神态轻松的方榕,一看到那三只手掌中的光芒出现,就知道情况不妙,一伏身吐出一声遁字之后,身影险之又险在在雷光炸起的前一霎从原处那消失。

      轰!轰!轰!紧接着,三声巨响和一连串的奇怪的声浪伴随着夺目刺眼的强光在山顶当中炸起,漫天飞舞的碎石尘土中,清晰地传来方榕一声怒吼:“卑鄙!”

      丁若痴和碧崖子带着几个人摸上韩家寨时,罗发荣还没睡。整个黑漆漆的寨子里,只有他住的房间里亮着灯。

      没有了韩远山在的韩家小院,乃至整个韩家寨对丁若痴他们来说,就像个不设防的空宅,所以很快,因为烦躁而睡不着的罗发荣就成了丁若痴他们的俘虏。

      原本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赴约前,抱了必死决心的方榕在回醒过来的韩远山的开解下,已经在这两天里把所有他能想到的人和事都做了安排。

      其中自然也包括罗发荣。原本在方榕的计划中,是要把以后的公司整个都交到他和林小函手里的。

      之所以会交给他,是因为公司的其他三个股东中,不管这次赴约结果如何,方榕自己和赵三都已经没法再在聊城公开露面,因为官方的力量或许可以暂时不去理会他,但是任何人都无法长期无视它的威压。特别是像方榕和赵三现在的这种。

      剩下的张振一方面因为他本身就对经商没有兴趣,也根本不擅长。另一方面他也是已经被杨冰他们盯上了的目标,所以已经和赵三商量好了去打黑市拳赛的他也不可能管理公司。

      股东里剩下的就只有罗发荣。相较之下,他不但底子相对干净,而且论商业头脑,也是这四个股东里出类拔萃的,所以把以后的公司交给他,方榕和赵三都比较放心。

      但是另一方面,他的为人方榕也很清楚。罗剥皮的外号不是白来的。人的名字可能会取错,但是绰号却绝对不会出错。以前他因为有降头师追杀的威胁,再加上方榕和赵三他们都在,基本上不会出问题。

      但是一旦其他的人都不在,公司交到他手里的话,公司不会被他开倒闭方榕相信,但是对能否继续自己和赵三在的时候,对韩家寨和聊城内那些工人的补贴和支持,方榕和赵三却都没有什么信心。

      所以方榕和赵三不约而同的都想到了年龄不大,但身份和背景都极为特殊的小林。一方面是因为她本身天性善良,有一定的商业素养。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好父亲林长青。

      尽管方榕对林长青的背景所知并不是很多,但是有一点他却非常肯定,林长青真实的能力和势力范围,至少也是和派出降头师追杀罗发荣的那个亚洲黑市拳坛巨头金霸差不多的级数。

      所以平生几乎不求人的方榕在亲自打电话给林长青,得到了他肯定答复后,才下了决心把公司交给她和罗发荣来管理。

      本来这一切都该提前告诉罗发荣的,但是一方面罗发荣有伤,另一方面方榕这两天也实在太忙,最主要的是在方榕的感觉里,聊城周围真正能即安全又让人放心的地方,就是韩家寨,就是韩远山的这个小院落。

      所以本着让素来胆小怕死的罗发荣安心养伤的初衷,并没有叫人来把他接下山去。但是方榕却怎么都没想到,他的好心却让罗发荣成了丁若痴他们的俘虏。

      而这对丁若痴他们也是一个惊喜,其实丁若痴他们今天摸上来,只不过是遵照刘不愚临来聊城之前的命令,来看看赵三那天冒着生命危险跑到省城运出去的是什么东西。

      因为按照刘不愚和他孙子刘英奇的推断,能让血狼冒着生命危险来省城发的货绝对应该是好东西,别的不说,光看看他们在发货之前的那个那种保密措施就可以知道绝不简单。但是他们推断不出来这僻处山中的韩家寨能出产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才安排他和碧崖子带着四海社请来的那些人跑上来查个究竟。

      很快,招架不住他们威逼利诱的罗发荣的交代,让丁若痴和碧崖子他们顿时喜翻了心。没想到能捉到这么条大鱼,更让没想到,在这群山环抱的穷寨子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值钱的“软黄金”。

      所以没耽搁多长时间,他们就带着失魂落魄的罗发荣和一瓶卤虫的原虫兴高采烈的踏上了归程。

      而他们不知道是,就在他们将要经过的返回途中,一个白色的人影正如一只怒箭一般,往韩家寨电射而来。

      侥幸用遁术躲过了刚才的雷击,本想趁机在这突然出现的混乱中展开反击的方榕等到强光暴起,泥土碎石临头的瞬间,这才发现现场中此刻已经混乱不堪。就算他有分辨敌我的气机感应,但要在这种双方都行动如电、好几个人都相互纠缠到一起的现在,要想准确的掌握住敌我,竟然变成了一件非常难以办到的事情。

      情急之下,他在怒吼了一声卑鄙后,理智的选择了马上抽身飞退。而就在这时,整个小山顶上也异变突起。

      刷!”先是一道连一道连续的七道青白色光华就像经空而过的流星,猛然间撕破斗场上空的混乱空间,带着利器高速划破空气的锐鸣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高度警惕。

      这七道青白色的光华宛若流星般划过夜空,在即将冲入夜幕中时忽然灵动无比的折回,在场的行家们纷纷叫道:“剑气!是茅山七鹤的天剑七击!”

      紫鹤高亢而又清越的啸音响澈整个山岗:“住手!如此乱斗,成何体统!”

      几乎与此同时,斗场中,被突然间电闪而至的凌厉七剑和它们发出的锐鸣声引起了戒意,各用方法回归各自阵营的众人这才发现,刚刚还混乱不堪的小山顶上,此刻的夜空中除了凌厉的天剑七击之外,另有一片令人烦躁的嗡嗡声正在不停的响起。

      这一片令人烦躁的嗡嗡声就在众人被紫鹤的啸声吸引,斗场中的混乱也堪堪平息的短暂功夫里,转眼就从低沉的嗡嗡声变成了令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沉闷震动声。

      “黑蛊云!”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忽然间,整个小山顶上就只剩下了越来越响,似乎连天地都要为之颤动的那种嗡嗡声。

      这一切转折不过瞬间功夫。黑蛊云的嗡嗡声君临山岗的时候,退回去的方榕刚刚站稳脚跟,紫鹤的长啸声也才刚刚落地。

      而此时,就在这似乎连天地都要为之颤动的嗡嗡声中,一把生硬的汉语声却在每个人的耳边清晰响起:“巫门白虎宗宗主岩石率门下十八峒长老见过诸位!”

      随着这把声音的响起,从韩远山背后的山那边,潮水般的涌来了一大群人,而走在前面的几个人中,正有方榕和韩远山都认识的白虎宗长老莫亚,不过此时,他正紧紧跟在一个个子并不高的苗族老人后面,一脸凝重的往空地这边走来。

      “笨石头怎么现在才来?不知道这里臭道士最爱人多欺负人少吗?”就在白虎宗宗主和他门下的十八位长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整个小山顶上忽然又响起了一把苍老带着点童音的怪异声音,紧接着,一个个头比白虎宗宗主更矮一点的白色身影直接就出现在了正含笑而立的韩元山身边。

      “巫门阴阳宗阳宗宗主金长河!”尽管他没被自报名号,不过对面的人群里还是有人很快把他认了出来。刚才,斗场中混战的人里就有他。

      “笨蛋陈,就差你了,还不赶紧出来现现?”金长河出现后根本不理对面的反应,只跟韩远山他们见过礼后,径自又在山顶上四处扫视着乱吼,逼一个被他称为笨蛋陈的人出来。

      “来了来了,这么多人面前还叫外号?”一把沙哑的声音同样在山顶上响起,紧接着一个身材瘦削的花甲老人出现在了空地中间。在场内站定后,双手抱拳:“巫门阴阳宗阴宗宗主陈大江见过各位!”

      一礼之后,他转身对神情微动的韩远山说道:“韩兄,老朋友都齐了。”

      韩远山素来淡薄的脸上神情激动,刚要说话,小山半腰上却又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巫门黑巫宗宗主王闻川拜见各位。”话音未落,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瘦长身影行云流水般冉冉而来,转眼就到了韩元山的面前。

      方榕站在韩远山的身边,情怀激荡的不能自己。面前这些人个个都是韩老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请来的。要不是为了自己这个不祥之身,韩老又怎么会......

      他长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心里翻腾不已的怨恨。拳头却不由紧了一紧。

      “小友还认得我吗?”就在他想心事的瞬间,这个新来的,显然连韩老和其他几位宗主都不认识的黑巫门宗主王闻川,已经和韩远山他们逐一见过了礼,这时正含笑向他望来。

      “玄武,咦,老人家怎么会是你?”方榕愣神之下,本想以自己的新身份和见其他各位宗主一样也和他见礼,不过仔细一看之下,竟发现是个以前认识的旧人。

      记得去年夏天的时候,他曾在自己的书店里很是盘桓了几天,和自己聊过几次,临走时更是硬把自己手里正在颗着的一个木雕小猪也要走了。难得他现在还记得自己。

      实际上方榕自己,也只是隐约记得他姓王而已。他没想到自己曾经的一个顾客,竟会是巫门一大宗门的宗主。所以此时的不免有些且惊且喜的心情。

      “呵呵,一别经年,再见小友已经是一派宗主了,真是可喜可贺!”面前这个看着熟悉的笑着说道这里,忽然脸色一正:“黑巫宗宗主王闻川见过玄武宗方宗主!”说着话,一个礼便行了过来。

      方榕一看也赶忙学样给人家回礼,基本上倒也做的中规中举。

      他的这一切举动落在一旁的韩远山眼里,令他眼底里流露出了笑意。因为他发觉,经过今晚这巫门数大宗派的宗主确认之后,方榕这个因为一时激愤,而自己给自己按的宗主位子便已经算是坐定了。

      这样,几天之后他走的时候也会走的安心一点。当然,前提是方榕他能过了今晚和天妖这两关!

      想到这里,韩远山心里对自己发血柬的举动更是满意了不少,用自己一个老迈之身换回来方榕年轻鲜活的青春,很值啊!

      “巫门的各位施主,不知可曾聊完天了?”就在韩远山暗暗得意之时,对面已经聚集到了一起的道门各派那里悠悠传来这一句。

      “今日巫门六大宗门盛会,怎能缺了我青龙宗?”就在韩远山正准备做答的时候,山脚下又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随即,就在众人惊讶兼好奇的目光注视下,白光一闪,空地上方榕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女人,手里却还提着一个人。

      那年轻女人一出现,方榕就发现她手里提着的正是罗发荣,不由与韩远山同时色变

      韩、方二位宗主不用担心,韩家寨平安无事。”她边说着边把罗发荣交给了方榕。

      方榕接过罗发荣后,女子转身为礼:“巫门青龙宗宗主蒙青凝,见过各位。”

      道人群里的刘不愚,听见青龙宗宗主的言语,不由面色一变。眼见身边道门各派的人,也正因对面巫门六宗的人越来越多而有些微微的骚动,心念电转间,朗声发出了一声长笑,从人群中闪了出来。

      “哈哈哈,现在巫门六大宗门齐聚,接下来就不会说我道门以多欺少了吧 ?方榕你出来,老道有话问你。”

      方榕一愣,正要迈步向前,他身后的韩远山口中却发出一声低呼“咦,是他?”随着他低呼出口,他的人已经站到了空地中间:“老道你报上名来!”

      “苍龙刘不愚,韩宗主有何指教?”刘不愚看到韩远山脸上明显流露出的煞气,神色之间也谨慎了起来。

      “哈哈哈,好,真是好!原来你就是龙虎山苍老真人刘不愚。!”韩远山忽然仰天长笑,心里再无遗憾。

      因为面前的事终于证明这苍天有眼,自己信服了一辈子的老天最终还是用它的妙手来证明了这一点。

      当年,他以为未能除去那个祭炼聚福降的道门中人将会是这一生的遗憾。近些天,他为不能帮方榕挡掉更多的计算和苦难而屡屡自责,乃至最后发出了血柬。

      但是他没想到,今天,就在他残存的生命还有七天的今天,老天却用他的妙手,把这个人给推到了自己面前,而且他还是苍龙真人刘不愚,那个为了一个女人而屡屡计算方榕的刘英奇的爷爷。

      这一切在别人来说或许是巧合,但对他来说,这就是老天给他的安慰和证明!

      一口气笑尽,韩远山煞气升腾:“刘不愚,你还记得我么?我就是二十多年前,在绿河小镇踢掉了你炼聚福降的法坛,打的你落荒而逃那个人。”

      一听到这话,不管是道人这面的一群人,还是巫门的这边的一群人,顿时全都骚乱了起来。

      而刘不愚听了这话,就觉得脑门顶上挨了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就把他脸上的血色击了个干干净净。

      “老匹夫你血口喷人!” 身子猛地一晃,勉强稳住了心神的他马上开口否认。

      “血口喷人?好,老夫就让你的同道们看看这是什么。”说着话,韩元山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本书册。

      刘不愚一看到那书的颜色和样子,就觉得脑子里又是嗡的一声,那是他当年掉落的龙虎山秘本!没想到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要栽在这个疏忽上,该死的老家伙,为什么和当年长的不一样了这么多呢?该死啊!

      于是他本能的狂吼了一声:“英奇,给我撕了这家伙!”狂吼声出口的瞬间,他自己首先就像疯了一般的疾冲而上,手一挥就先是三道冷电似的晶芒。

      三道冷电似的晶芒一闪,眨眼便没入急退的韩远山手中不见。直到急退的韩远山闷哼声出口,空气中才传来它们发出的尖利破空声。

      韩远山手一接到晶芒便发现不对,因为这些晶芒在落入他的手中后竟还能像活物一般的挣扎跃动。当下什么都来不及想,他空着的左手化刀,在瞬间发出的刺眼红光中狠狠的劈在了自己的前方。

      蓬!的一声轻响中,刘不愚张口喷出一口污血。韩远山右手中的晶芒也在这响声传出的瞬间停在了他被刺穿的掌心里。

      就在这时眨眼的瞬间,还没等韩远山手中刺痛的感觉传入他的大脑,一股铺天盖地的庞大力量就已经到了他的脑顶。

      “不!”

      就在流光般已经快到了他跟前的方榕发出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的瞬间,彷佛自虚无间忽然出现在他头顶上的刘英奇一掌已经劈实。

      以韩远山的能为,也不过刚刚将头挪开,身子就已经被那有若万斤巨锤般份量的手掌给

      劈塌了一半。

      刹那间,巫门一代宗师连惨叫都没能发出来,就已经死在了现在有若鬼魅般漂浮在半空的刘英奇手里。

      嗷!

      方榕看到韩远山身上血光溅起时,人就已经疯了。就在他发出的这一声震天悲嚎里,全力催发着体内天妖之力的他全身迅速的膨胀了起来。

      蓬!”的一声轻响里,身在半空的他满身的衣物化作乱舞的蝴蝶消失在了狂风肆虐的尘烟中之时,伴随着恍若九天之上传来的那声清越凤鸣,浑身几近赤裸的方榕魔神般散发着淡淡红芒的雄伟躯体已经到了刘英奇的面前,带着红芒的一拳像恶狼一样的扑了出去。

      “雕虫小技,滚!”停身在半空的刘英奇眼中异芒连动,全身忽然发出七彩光芒,同样一拳挥出,拳风夹着一团七彩光明的气罩向方榕激射。

      轰的巨响声里,两人拳头撞击,爆出漫天狂风,劲气四溢引起滚滚尘霾向外翻卷,状如菇菌般一层御着一层。

      满天尘烟中,方榕翻滚着向后抛飞,而英奇只不过是往后飘飞了几步。第一击高下立判,方榕不是对手。

      地面上,随后扑出的众人被满天飞溅起的泥土和碎石拦住了去路。满脸狂喜的刘不愚却在尘烟中绷大了眼睛,练成了幽炼返还的孙子果然厉害,这样的威势试问还有谁能挡的住?哈哈哈!

      “天困地杀无绝路,八荒妖灵显魔尊!”

      就在此时,半空中不停往后抛飞的方榕口中忽然发出的一声阴冷而狂暴,邪恶而跋扈的陌生声音。

      他不停翻腾抛飞的身子在这声音出现的瞬间一下子停止。他全身散发出的淡淡红芒一时间大盛,随即又在一黯的瞬间变成了诡异的惨绿色,因为他魔神般雄伟的身体上,一层一层惨绿色密而厚实的像鱼鳞一样的东西在迅速生成。

      同时,随着他口中发出的奇怪声音,一种毁天灭地的惊人煞气突如其来的君临整个大地。就在这种无法形容,却彷佛连空气都要为之凝固的恐怖气息的威压之下,地面上的众人都开始不住的后退。对面的刘英奇那英俊的不像样子的脸上,也出现了吃惊的表情。

      因为他发现,就在这恐怖气息的威压之下,就连他熔炼进体内的千余冤魂化成的精魄也开始有了动摇的痕迹。

      这怎么可以?

      他一狠心咬破自己的舌尖,张口喷了口血出去。随着他这口鲜血的喷出,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七彩流光顿时变成了血一般的鲜红色。而随着颜色的变化,一股浓到不能再浓的血腥味道就在满天响起的无数冤魂哭嚎中,顿时在这小小的山顶上弥漫了开了。

      此时,因为妖化了的方榕和他的对峙,就连天空中的明月也躲进了乌云,天色开始了剧烈的变化。

      “天哪,这两个家伙还是人么 ? ”

      不远处的另一座小山顶上,通过望远镜看到这一幕的孟胜蓝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惊恐了。

      她身边,杨冰此时也傻楞在那里,面前的这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站在她另一边的灵达和他几个师侄,只是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念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他们的传说中,只有恶魔或者魔王才会有这样惊天动地的气势的妖力。

      人,是不可能会有的。

      “哈哈哈 ,老子终于出来了。”肆无忌惮的仰天狂笑着,身在半空飞扬的方榕现在此刻,就连脸上都有细密的鳞甲在不停的满眼。眼瞅着,它就不在是方榕了。

      “吼!”

      就在此时,同样漂浮在半空中的刘英奇在血红的光芒笼罩下,整个人也开始变成了暗红样子,特别是他那双眼睛,已经完全边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就在连原本黑色的眼珠都彻底被红色掩盖时,他也仰天长吼了起来。

      嗷!”

      随着这声惨烈邪恶的长嚎再度响起,此时已不是方榕的方榕狭带着遮天闭日的煞气就像是一道绿色的流星般往刘英奇的那边撞去,人还在半途,一道青绿色的气芒就从他口中射出,有若奔雷一般的向同样往他猛扑而来的刘英奇轰去。

      几乎是同时的,就在他张口喷出青绿色有若实质的绿光的瞬间,刘英奇双手翻腾之间一个血红色的巨大光球也像炮弹一样的向他轰去。

      “轰隆”撼天震地的巨响有若轰然响起的雷声,震耳欲聋地回荡于天地间,青绿色的气芒和血红色的光球相撞,迸射出的无畴气劲四溢,在四面上掀起了大片大片的地皮和乱石,迫使山顶上的众人都往山下去挪去。

      此时,那里还有什么道巫之争 ? 现在剩下的,就是妖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之间的战争!

      “嗷!”

      就在山顶上的众人潮水般退下的时候,山顶上的半空里,却又响起了一声嚣张的震天长嚎,夹杂着无比得意的震天长嚎又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半空,只看到满天黑云的映衬下,那已经跟本没有了人形的暗绿色妖魔正单手高举着不停挣扎的一团红芒,仰天傲然长嚎,而随着他的震天长嚎,他手中不停挣扎着的红芒慢慢化成了一蓬蓬血雾状的东西围绕在他身边,不停的被他蠕动着膨胀着的庞大身躯给吞噬。

      “各位道友,此妖不除,人间将永无宁日,我们茅山七鹤准备去博杀此妖,还有那位同道要去?”目睹了山顶上那魔神一般的存在吞噬红芒的一幕吼,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紫鹤他们七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坚决的表情。

      巫门的几个宗主相互对视了一下,有些黯然的站了过去。和韩远山交情虽好,但此时已不是人和人之间的事,现在那妖魔那还有方榕的半点样子?

      但实际上,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刻,方榕也正在自己的体内做着不懈的努力。今天,超越以往任何一次妖化的他,几乎就在那妖物君临身体的时候就失去了对自己意识的控制,只有体内,那道本不属于自己的奇异气机却还在苦苦坚持着他自我意识的最后一丝清明,因为就在全力催发天妖之力的此刻,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方羽说过的那几句话。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福祸由来互倚伏,还如影响相随逐。若能转此生杀机,反掌之间灾变福。”

      既然福祸相依,生死相生。那么现在就是时候,转吧!

      自赵三重伤假死,韩老舍命发柬之后,就已经对今天这次赴约抱着必死之心的他来说,看到还有七天生命的韩远山被刘英奇击杀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毫无办法的时候,就已把他对生命的最后一丝眷恋都撕裂了。

      所以刚才他拼命的,毫无顾忌的催发体内的天妖之力,只要能撕碎刘英奇,就算是真的成妖了他都无所谓。

      但是现在,在他自己体内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个天妖占据了时候,唯独体内这本不属于他的那一点奇异气机尽管很微弱,很孤单,但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挣扎,始终守护着他仅存的这点意识,对抗着体内属于天妖的冰寒的侵袭。

      这让他不能自己的想起了自己过往,想起来这十多年的苦苦挣扎,更想起来那天韩老发完血柬之后给自己说的话:“我发血柬,是希望能以我这条老命来换你的青春和飞扬,所以记得,不管什么时候,你自己都不要首先放弃。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韩老,我答应过你的我一定要做到。起码我要去做!所以就转吧,哪怕转过之后,结果还是一样,最起码我是真的转过!

      想到这里,他将仅存的那点灵识完全依附到那点奇异的气机之上,然后就放弃了所有抵抗,只管拼命鼓动着属于自己的那点灵识,裹着那道气机往天妖往日盘踞的大本营,眉心深处冲去。

      轰!当意外顺利的进入眉心处的天妖大本营时,他仅存的那点灵识却被一直包裹着它的那点奇异气机给炸的粉碎,一片空白中,他似乎隐约听到那自称是是天妖,但是天妖却不是他的那个声音似乎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叹息:“原来如此!”

      等爆炸般的那片空白消失后,完整的意识却奇迹般已经回归了他的身体。全身属于天妖的力量和冰寒依然还在,但此时却已经成了无巢而归的孤雁。因为它一直盘踞着的大本营,已经被那点奇异的气机给占领。

      睁眼眼,天还是那个黑沉沉的天,地还是聊城之外那不大的荒山,但是此刻,方榕却发现自己高高的悬浮在半空,正在不停退色的淡绿色手章中间,仅剩了一口的刘英奇包裹在最后那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里,正在不停的挣扎。

      怒火像潮水一般的涌过他的心头。

      彷佛忽然也感觉到了和前面不一样的杀气,刘英奇望着他的目光一亮,想说什么。

      但是这次,方榕却不肯再给他机会!

      众人即将重新奔上山顶的时候,却看到半空中那仰天长嚎的暗绿色妖魔的全身忽然爆亮了一次白光,紧接着它得意的长嚎忽然消失。紧接着,一直被它举在手里的那团红芒忽然被它双手撕扯成了一片粉碎。

      随即, 本以为已经没人的山顶上却在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里向空窜起了一道人影,而就在此时,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却猛地发出了一声巨响,一道笔直的霹雳夹带着雷声冲那妖魔直劈了下来。

      灵巧的翻飞着让过那道落雷,方榕心头泛起的怒火让他在第二道落雷下来之前,就把脚下冲了上来的刘不愚擒在了手。

      第二道落雷又笔直落下,方榕在飞身闪开前把手里提着的刘不愚用力的抛了上去。霹雳雷击一闪而过,半空中只剩下了阵阵的焦臭味道在又一道雷击里飘飞。

      闪过三次雷击后,身上绿色已经褪尽的他落到了地面。站定,抬头仰视,黑漆漆的老天却又没了打雷的意思!

      这时,原本蜂拥而上的人潮都忽然停在了山顶边沿,一个个都拿闪着精光的目光打量着方榕,眼神中有太多艰难的犹豫。

      “或许最合适我的,还是离开啊!”

      方榕也愣在了那里,拿捏不定是该进还是该退。

      血夜凤凰 十二卷终

      血夜凤凰 全卷终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