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铁楼 > 第961章 花猫

    第961章 花猫

        紫you阁 自此之后,上古异族损失殆尽,虽有余孽,亦苟延残喘,人类这些女娲娘娘捏出來的泥娃娃,也以其无以比拟的适应性登上了历史舞台,反倒是那些盘古开天后,最先出现的上古异族以少数人的身份成了传说中最不为人待见的妖魔鬼怪

        回头想想,这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它们自己作死,就沒人有办法了,

        不过,五方异族并未绝后,据说,在东西南北中,这五位上古神祇的老窝,还是有些剩余下的人口存活下來的,它们世代繁衍,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上古秘法,甚至,有人传说,那些难得一见的神秘的部族能维持长久,靠的,就是长生不老的法子,

        以至于,从周天子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不遗余力地在这些事情上面下过苦工夫,我们之前知道的,九头山里的异族的故事,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要说谁对这种事情最热衷,最有名的,肯定是秦始皇和汉武帝了,

        书中说:

        两千年前,始皇东巡,于东海边见海中蜃景,误以为仙,遂召方士十一人求丹于天下,徐福东渡蓬瀛,不归,嬴勾西走昆仑,命殒,其余众人更是,难测生死,然而,使者所到之处,都是上古神祇的藏身所在,想來,九头山也在其列,

        书中还说,这世间,确实是有神仙方术的,但是,人世间,越厉害的法术,所需要的条件就越多,即便是执天下牛耳的大贵人,也不代表,拥有足够的东西,

        更有甚者,一部分人,为了求得长生付出了比生命更严重的代价,按照书中所说,这人世间,有些被人判定为妖物的东西,便是如此得來,这里头,最典型的一个,便是南海鲛人,可在我想來,僵尸什么的,或许更为贴切些,同样是不死不灭,同样是长生不老,可,与成仙得道相比,两者之间的待遇便差上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长生不老是两个概念,自古便知,长生易得,不老难寻,这世间又有多少人在得到长生之后,体会了老而不死的痛楚呢,

        就像书中所言,齐人斩蛟,得寿命三百,自杀而死,楚人食鲮,得寿命百余,久卧生疮难治,又是自杀而死,宋人得肉芝延年,九世同堂,出门散步的时候一跟头跌倒,竟然让一泡马尿淹死了,就这种老而不死的凄惨下场,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

        有些事,得不到的人,永远不会懂,

        至于,燕北铁楼的事情,书中也提到过一些,这部分,已经在铁简的末端了,

        书中说,秦王朝的后期,天下大乱,人心不古,世间奸恶小人无数,死难之人多不胜数,平民百姓,哭天抢地绵延不绝,又有妖族趁乱作祟,几万阴兵自地下十丈窜出,所到之处,血流成河,现世之人,难以抵挡,

        三十三天外,太上老君分身下界,化作七位白袍老人,以九色真焰铸造宝塔七尊镇压天下气运,又以黑索三百,擒一众祸首于山川河岳,此事历经数年,乃成,而后天下大定,就到了四百年西汉时期,

        因为这东西用的是篆字,那黑简更像是青铜器的制式,看起來,更像是秦汉时期的东西,所以,到了这里故事就沒了,再往回翻翻,中间几部分,都是些上古时期的轶闻诡事,因为,那个时代本身,妖魔鬼怪是时代的主角,所以,读起來倒沒有什么滋味了,

        不过,故事里头,有两个点让我很有兴趣,一个是盘古大神真身显化,一嗓子吼死众妖的场面,这一嗓子,我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如果我沒记错,天下间,最早的一个用來形容怒吼的拟声词就是这个,,“吒”,

        另外一个,就是关于这太上老君分身下界的事情,书中说得很明白,太上道祖,可是以“九色真焰”炼制的宝塔,那“黑索”,也出自其手,这倒是,跟我当年预想的关于湛卢剑的事情不谋而合,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铁链已然生锈,这些宝塔也几经修补成了眼下的七樽铁楼,好在,一众道家弟子,还代代相传,死守此处,

        祖师爷们要是知道,估计,也能放下心來,

        另外一件事,故事里说,这铁楼是镇压天下气运的,我倒是不太明白,要是这铁楼可以镇妖,倒是好理解,镇压气运又是怎个意思,莫不是说,拆了这几处所在,这天下人,就可以鸿运当头,飞黄腾达了,

        坐在窗边想了一会儿,似乎明白过來,古人说,物极必反,月满则亏,大起大落的事情这天下间多不胜数,中土文明,上下五千年,盛衰更替,却从未断绝,相比同在一个世界的一众古国,已然是奇迹了,或许,几千年前,祖师爷想要强调的,就是一个度的问題吧

        “师父,师父,师父,”蹦蹦哒哒地从外面跑进來,小艾笑嘻嘻地看着我,

        “怎么,”微微一怔,我问,

        “沒事,逗你玩啊,”小艾说着,又坏笑着跑开了,

        我坐在那里,愣了老半天,还是被这沒事儿找事儿的小妮子气笑了,摇摇头,站起身,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招呼小胖大牛下班,一边跟小艾调侃几句,一边收拾东西去准备接丁翎和鬼鬼回家吃饭,

        不提还想不起來,自从小艾和鬼鬼出师之后,我自己,还真是,好久都沒有亲自下厨了呢,

        出了门,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天空也带着一点小阴郁,原本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看不到多少人影,即便有,也大多行色匆匆不肯抬起头來,

        鬼鬼坐在花店的前面,正跟小腹微微隆起越來越像个小馋猫的丁翎站在廊下,她们两个,一脸惊讶地看向远处,目光所到之处,正看见一个穿着雨衣的黑发男子匆匆跑过,而他的身后,竟然跟着一只长耳长尾巴的古怪花猫,

        等等,这猫怎么那么眼熟呢

        

        ...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