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生灵变 > 第四十九章【教训惨痛】

    第四十九章【教训惨痛】

    这块硕大的生命体本是由机械臂下面两把巨型大铲托着,距下面铁板尚有六十多公分的高度。所以这东西一旦突然砸下,其本身重量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便使得整个两船联合的整体一阵剧烈的摇晃。

    那铲子比一般装载用的机械铲具更加巨大,所用的材质亦是纯钢精制,其最厚的转折部位,足有二十多公分。

    这种机械铲本是巨型挖掘机上的专用配件,两只加起来足可承托数百吨的重量,就凭那母体看上去肉乎乎的样子,断无将其压垮的可能。在事先毫无摇晃和剧烈震颤的情况下,也绝对没有可能会自行断裂。而我在混乱中看见的,却恰恰看见是在巨型大铲的转折处断裂开来的。那地方生生的只剩下一个二十多公分平滑的截面,好似百万吨压力的专业水刀冲切而成。我正狐疑这东西是用什么样的一种手段,能够如此迅速和不动声色地将承托它的钢铲切断,猛然间发现这东西与下面铁板的接触处正在开始冒烟。

    一股浓硫酸的味道扑面而来,难道这东西具有分泌腐蚀性液体的功能?莫非那厚厚的钢铲是被它腐蚀断裂的?

    看见罗大队长正组织战士欲进行第二次对母体的抓捕,我不禁大喊:“快,赶紧叫所有人都退到船上去。”

    柳梅此刻也看见了那冒着的烟,生性聪明的她不由得脸色大变,她立即跳上那大铲残余的一块上面,对着仍滞留在两船间平台上的众人大喊:“快!赶紧撤到船上去,平台马上就要塌了!”一连叫了数声。罗大队长此刻也意识到了危险,他立即下令战士们带众专家撤回船上。我在人群中一个劲地催促人们快逃,如果撤退及时的话,众人或可免遭覆顶之灾。

    但是,这东西腐蚀铁板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快。转瞬间铁板已被其腐蚀穿透,它已经下沉到了铁板下的滑轨以及平台支架上面,整个平台咯噔一下往中间倾斜。因事发突然,好几个正往船上撤的专家摔倒在地。有个腿脚不甚灵便的老头一跤摔倒,趴在地上竟往中间滑过去。他若是滑下去的话,必定是落在那吞噬了好几条年轻生命的邪恶母体身上。

    危急之时,柳梅一手拉着系在了船舷栏杆上的那根救生绳子,一边往老头那里飞奔过去。她很快就将下滑之人抓住,并及时将绳子系在了他腰上。逃回船上的人便帮着将两人往回拉。

    值得庆幸的是,柳梅与专家刚被拉上船,那东西便腐蚀掉平台支架最后的一排钢管。由于平台与污水水面尚有两米多高的距离,那东西掉下去的时候,便溅起丈余高的污水巨浪,将两船上死里逃生的众人打得浑身湿透。

    由于船中间的支撑平台已然坍塌,那两只与中间平台有关联的机械臂便一头栽进河里,与船体相连的控制室生生地与船体撕裂开来,两名操作机械臂的工人惊叫着被甩出控制室,重重地在机械臂上撞了一下,而后掉进污水河里。

    罗大队长赶紧组织人营救两名落水工人,我阻止了他。我指着栽在河里的机械臂叫他看。这污水河并不是很深,也就几米的深度。而两只机械臂却足有十余米的长度,即便栽在河里,它也是呈拱形架在污水河上,大半的身子仍是暴露在外。

    可是,刚刚还有多半暴露在外的机械臂却眼见着迅速地沉下去,也就片刻的功夫,两只机械臂形成的拱桥消失了,仅剩的一部分顺着船体直直地掉进了河底。

    机械臂栽进河里的那一头是杵进了母体里面,凭借它强大腐蚀力,机械臂很快便被其吞噬消融掉。精钢机械都有去无返,别说掉下去两个人了,这个道理,罗大队长当然明白。

    惊恐喧嚣过后归于平静,一小时前尚完好的平台却成了残骸。罗大队长将所有人悉数撤回岸上,令人安排几个死者的后事,而后便主持了由武警部队里精锐和几个尚且镇定的专家参加的联合会议,我和柳梅亦在受邀之列。

    会议开始是先听听几个专家的意见。

    对于治学均很严谨的几个国内生物界的领军人物来说,这事件也是首次遭遇,包括胡教授在内的几名专家尚无应对之策。

    几个专家只说了说对污水河里生物来源的猜测,可在尚无真凭实据的现在,听起来都无异于是科学幻想,对当前的事件起不到一丝的作用。

    因为我曾经在污水河里畅游过,罗队长便提议我发表看法。

    我正为当初向胡教授提议打捞污水河生物,而造成眼下这场惨剧而懊恼万分,说:“当初我要不在教授面前提议派人打捞这河里莫名生物,也就没有今天的惨祸发生,两个操作机械臂的工人和那数名上母体切割的战士,都是因为我的不成熟建议而送命的。”我一开口便检讨自己当初的建议。

    胡教授亦面有愧色道:“都怪我没想到这生物具有如此大的危害性,而且我向罗队长提的打捞方案也太草率,没有经过严密的认证。”

    罗大队长一摆手,说:“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况且这些东西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东西,用我们军人的话说,这是一场非常规的战争。”

    “当初我感觉这东西也不是十分的具有攻击性,当然这是和它的生物特征不无关系。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意见,只是认为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还是暂且停止对河里生物的打捞,以免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事故。”我心情沉重地说。

    胡教授说:“到现在为止,这东西还是不具备强烈的主动攻击性。这起事件完全是我们草率行动造成的,以后还是要吸取教训。对这样的生物,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罗大队长道:“这个事件我负全部责任,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向上级请求处分的,但不是现在。今天的事件告诉我们,我们阳城很可能会遭遇一场极其特殊的生物战争。就像胡教授所说的,田湾村土狗变异和污水里面的怪异生物,这些东西之间绝对不是孤立和毫无联系的。现在其他地方还没发现有什么变异生物,但这并不说明没有变异生物的存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这个城市里极有可能隐藏着不少不明生物。现在看似安静,我想只是时候没到而已。”

    柳梅道:“我很认同罗大队长的想法,今天的惨痛教训要作为以后行动的参考,这些东西现在还没有发展到主动来攻击我们人类的时候,但并不表明它们以后不会主动袭击我们人类。综合胡教授与丁先生的意见,我认为当下之计还是暂且放下污水河生物这块,集中力量来搜寻城市里的不明生物,比如花花,它流浪在外始终是个危害。当然,这个地方也应当将其封锁起来,以免有人误坠河中遇害。”

    “有道理,”罗大队长点头,说:“下一步我们就先搜寻人口密集的城区,那里要隐藏着不明生物的话,将来造成的危害会更加大。”

    胡教授说:“现在我还要强调的是,搜寻还是不能太公开,不宜采取人员密集的行动。毕竟在这些变异生物面前,我们人类的力量太过于渺小。倘若发生不测,人少一个便少一个受到危害。”

    “我也是这个意思,我是相信我们阳城肯定还有其他的不明生物存在,可不见得每个人都会相信。采取大规模的搜寻行动还不是仅仅投入兵力和人员伤亡的问题,这里面还要考虑到社会以及政治因素。不到万不得以,我们不宜兴师动众造成不必要的社会恐慌。”罗大队长说完站起来,道:“会就开到这里,我最后强调的是,不管哪个与会人员,请务必保密会议内容和今天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等下我会叫人给每个今天在场的社会人士送一份保密协定,请大家务必签字。散会。”

    我与柳梅走出帐篷,发现河里两艘毁坏的海事救援船业已被拖走。看来这罗大队长办事还是极其神速的。我惦记着家中的小方与八脚怪,便打了个电话回去,嘱咐小方要看好八脚怪,另外又打电话给小区附近的餐馆给小方及八脚怪送了吃食。

    我正打算跟胡教授讲一下便先与柳梅回去,却看见胡教授与罗大队长向我们走来。

    罗大队长开门见山对我说:“我已经得到全权负责搜寻不明生物的命令,下一步我将组建一支特别小分队,现在我正式邀请两位加入进来。”

    这个消息倒不怎么出乎我的意料,我皱了一下眉头。罗大队长诧异道:“怎么,不愿意?”还是胡教授理解我,他说:“小丁是怕不自由。”

    罗大队长说:“这个请放心,加入特别小分队并不意味着你们要受到军队纪律的约束,这支特别小分队将由社会各界我们认为有用的人员组成,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找到那些不明生物,所以在各个方面都不会受到我们的约束。当然,前提是要遵纪守法。”

    在胡教授的殷切目光下,我接受了罗大队长的邀请,柳梅当然也欣然加入。

    在罗大队长准备与我们详谈具体事宜的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他到一边刚一通完话,便立即过来,说:“西区发现那条狗的行踪,你们马上随我一起去看看!”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