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凶灵重返人间 > 前世的记忆

    前世的记忆

    “哎!”闻仲远深深叹了口气,慢慢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妹妹的。”他顿了一下,灵秀收回了眼神,望着水面有些出神。

      “我在听,你接着说。”冷冷的话语飘过来,灵秀侧对着他,长长的睫毛,飘逸的发丝,肤如凝脂,有一刻闻仲远失了神。

      “嗯……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我是有一个幸福的家。爸妈是生意人,家里条件还算不错,我是长子,还有一个妹妹,小我五岁,一家人生活的其乐融融。可就在妹妹五个月的时候,我家发生了变故。爸妈被朋友算计,生意失败,还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债务,为了还债爸妈起早贪黑的工作,于是照顾妹妹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可是由于我年纪也小,加上天性贪玩,使得妹妹被人偷走。妈妈在找妹妹的路上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因为这样,爸爸对我形同陌人,最终积郁成疾,两年后也去世了。一时间我成了孤儿,就被送到了孤儿院,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我的妹妹,而你恰好也有一颗和她一样的珠子。”闻仲远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压抑着内心的悲伤,“这就是我为什么跟踪你的原因。”他低下了头,心里暗喜,平时电视上的情节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

      “对不起!”如此温柔的声音,闻仲远抬起了头,不知何时灵秀的眼中已经闪动着泪花,眼前是她递上来的纸巾,“我不是故意要问起你的伤心事。”下一秒,她伸手为他拭去挂在眼角的泪珠。

      我哭了?仲远不敢相信,为何自己会落泪?这本是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故事啊!灵秀眼中盛满的心疼竟也让他觉得心隐隐的痛,我这是在心疼她吗?好奇怪的感觉,两千年来他不曾拥有这样的感觉。

      原来他也这般苦命,灵秀看着落泪的他,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也许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苦,看看平时这个即便受伤也不曾皱一下眉的男人,而在碰触到内心柔软时的无助,她真的有些心疼。对,是心疼,一种相惜的感觉,很久很久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灵秀,我没事的!”仲远原本只是想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却不想倒惹得她有些难过,不免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又转而安慰起她。

      “那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寻找你的妹妹吗?那么小就丢了,仅凭一颗珠子又怎么能找得到呢?”灵秀担心的说道。

      “可这也是唯一的线索,虽然那颗珠并不起眼,可也并不是凡物,我想买孩子的人家也不会轻易丢掉的。”这是实话,闭秀珠可是第三世界的至宝,虽然落入凡尘,不具仙光,可也不能等闲视之。

      听到仲远这样说,灵秀下意识的摸着脖间的珠子,忽觉得一股强大的暖流从手心闯入,在体内撞散开来,一阵没由来的心慌,她想松开,却似有一股吸力,让她松不开手,那股暖流撞击着心扉,似重锤敲击一般,刹那间一阵刺心的痛传来,灵秀的额头渗出一层细细的冷汗。

      “灵秀,你怎么了?”仲远忽然发现灵秀脸色苍白,直冒冷汗,赶紧询问道。

      “我……”灵秀仍紧握着闭秀珠,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变得更加强烈,以致于她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眼前的仲远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是怎么的一个状况,她怎么说晕就晕了?刚刚还好好的,仲远赶紧扶起晕倒的灵秀,她的右手还紧握着颈间的闭秀珠,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承受着某种煎熬。

      这是哪里?为什么这样黑?只有一个小窗透出光来,灵秀慢慢走到窗前看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烟雾缭绕,四周有着许多小房间一样东西,却是悬在空中,听不到人声,只有一些似乎很凄厉的哀号声,这小黑房子没有门,不安和恐惧笼罩着灵秀。

      突然整个房间开始颤抖起来,这感觉好似地动山摇般,窗外变得异常明亮,“呜……呜……呼……”背后传来异样的声音,好似人沉重的喘息声,此时她已经站不稳了,抓住窗栏的手有些生疼,在不安惊恐中,她转头看去……

      “啊…………………………”灵秀想动却动不了,腿像灌了铅一样,重得抬不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啊?

      “呜……啊……”它似乎很痛苦,看外形有一人高的样子,只是身体的轮廓不是很清楚,虽然窗外的光很亮,却照不到它,它好象在挣扎,却并未朝她靠近,晃动中灵秀听到有铁链的声音,细看之下,发现四个屋角各有一条铁链拴住了它的四肢,而从屋顶还有一条铁链好象是系在它的项间。蓬乱的头发让她看不到它的脸,甚至难以辨别它的性别,它在那里挣扎着,似乎想要摆脱那束缚。

      在这恐惧之间,屋顶的铁链好似出现了异样,似有一股光将其笼罩,顺着铁链慢慢蔓延下来,直逼它的身上。就在那光接触到它的一瞬间,“咻”地一声,整个光一下变得强大起来,将它团团包住,“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仿佛要刺穿灵秀的耳膜。她眼睁睁看着它受着煎熬,突然没由来得一阵心痛,好似那正被煎熬的是自己一般。

      它与那光纠缠着,惨叫声不断充斥着灵秀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帮它解脱那痛苦。脚不听使唤着向它靠近着~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也许我可以帮到它,也许它本就是在呼唤我,心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鬼使神差般伸出手去,距离在缩短,也许再往前一步就可以轻而易取的够到它了~

      “啊~~~~~~”这声惨叫是灵秀发出的,因为就在她的指尖将要碰到它的时候,那光突然间就不见了,而它近在咫尺,房间里也突然亮了起来,眼前的它突然就抬起了头,灵秀看到了她的脸,一张与她极其相似的脸。就在她愣神间,那人突然仰天一声怒吼,灵秀感觉自己的能量在流失,她在吸走自己的能量,而自己与她之间的空间似乎发生了改变,她和她的界线开始变得模糊,灵秀觉得自己象是在空间中被分解吸收一般,眼睁睁看着自己就溶入了她的体内,就在她们合二为一的时候,怨灵凭借几乎倾巢而出的内力,将锁链震碎了。灵秀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了她的身体竟变得强大起来,内心有一股燥动的气流,她只消轻轻发力,那窗便不能阻挡于她,轻轻一跃,灵秀竟飞了出去~

      “不好了,怨灵逃走了~”窗外的世界对于灵秀太陌生了,她只觉得这应不是存于人间的地界,怨灵?是说我吗?

      “灵秀~灵秀~”仲远呼唤着怀里的人儿,看着她痛苦的表情,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那闭秀珠起了变化,忽明忽暗,其间似乎可以清楚的看到有怨气在游走,而且感觉其速度越来越快~而随之而来的是灵秀痛苦的**。

      也许我应该把那珠子取回来,现在是不是最好的时机呢?想到这里,闻仲远的手慢慢伸向了灵秀的颈间,然而就在仲远的手马上要碰到那珠子的时候,灵秀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眼睛也瞬间睁开了,这双眼睛竟透着幽幽绿光,而当仲远碰上这眼神时觉得真灵受到了某种气流的碰撞,但它难以穿透护灵光,也是这眼神相碰得瞬间仲远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神中交织着前世凶灵的记忆,难道她的前世记忆恢复了?

      而就在此时,灵秀眼中那幽幽绿光竟慢慢漂移出来,转瞬便被闭秀珠吸了去,一丝绿气顺着握住闭气珠的那只手慢慢上移,象是一条绿色的血管一般,一寸一寸上移,仲远呆住了,这是什么?

      “快,将她的手打离那珠子!”一声怒吼,惊醒了闻仲远,不容置疑的口气让他来不及思索,伸手去拉开那只紧握住闭气珠的手,又是这股气流,比刚刚所感受到的强了千倍万倍,撞击得护灵光噌噌地响,没想到要分离这珠与手竟是这般艰难,仲远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不见有半点松移,那绿丝线已经走到灵秀的手腕了~

      “不行,快,运功用灵力将它打开~”话音刚落,金灵子现了真身,对着闻仲远的背上一掌,一种灵力迅速注入,虽然圣王曾说过在人间不可用灵力,可此时闻仲远已顾不了这么多了,更何况金灵子都现身发力了,看来此次事情颇为严重。

      当下,闻仲远静下心来,将体内这股灵力用真灵收控,嘴里念念有词:“静心敛力,力随我意,急急如意令~”只见仲远的指尖射一道金光打入闭秀珠内,与珠内那怨气相互纠缠,渐渐闻仲远的额头渗出密密细汗,背后的金灵子有所察觉,再次发力,而当这股灵力再次注入仲远的体内,那道金光渐盛,灵秀手腕的绿丝开始撤回珠内,渐渐悉数回归珠内,被金光罩住,不能再窜。金灵子见状便收了灵力,仲远指尖金光也瞬间消失,而他顿觉得体力不支,当下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

      金灵子赶紧用灵力将他的心脉护住,缓缓自闻仲远的天灵盖注入丝丝灵气,仲远顿感一股暖流自上而上,行及全身四肢,刚刚体内乱撞的气流也渐趋平顺,赶紧闭目运气,暗自调息。半晌,缓缓睁开眼睛,拱手抱拳道:“多谢大哥相助。”

      “无妨,刚刚的情形看来,怨灵随时有可能会被唤醒,而你在人间多呆一天,灵力也渐在磨损,再这样拖下去,对她对你都将是一场灾难。”金灵子的眼神中透出万分焦燥的神情。

      “那大哥,我们是否现在要将闭秀珠带回呢?”闻仲远说。

      “暂时不可,此凶灵前世的记忆已在慢慢恢复,此时闭秀珠在她身边我们还有控制的机会,若取回了珠子,那她前世的记忆可能随时被启封。”

      “那现在如何是好?”闻仲远皱紧了眉头。

      “我必须马上将此事禀告圣王,而且玉灵子你要记住,切莫再离她太近,尤其是不要再让她产生怨恨的情绪,切记当她产生怨恨而你又在咫尺的时候,便是天地怨气结合之时,此时最有可能启封她的前世记忆,那样将会后患无穷。但是你又必须时刻保护好闭秀珠,所以不可以离她太远。”金灵子兀自讲道。

      “大哥,这不能太近又不能太远,着实有些为难小弟了。”

      “这样,目前还有一法可以增加闭秀珠的化怨能力。”金灵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闻仲远看着他等着下文。“若你可以让闭秀珠汲取日月精华,这样便可增加闭秀珠的灵能,也可暂时压住前世记忆的苏醒。”

      汲取日月精华???带她看日出?陪她去赏月?闻仲远撇了撇嘴,这些事他可从来没做过。

      “赏月看日出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最好要让她暴露在日月之下,此事就全靠你了~”空气中洒落着金灵子的声音。

      “大哥……大哥……”闻仲远有些郁闷,刚刚只是随便一想,我怎么陪她赏月看日出嘛?这个女子可不是一般的女子,岂能随便就与我赏月看日出啊?大哥,你丫真不厚道~就这么丢下我走掉了,这让仲远有点愤愤的感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