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我那修道的岁月 > 第二十一章 例外

    第二十一章 例外

    任雄此刻也已经醒转,第一件事情跟胡红娇的一样,拥抱在了自己的母亲的怀里,他脸上的泪痕都没有干,我们看着他也应该是没事了,大人们又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寒暄几句,就都转身出去,各回各家。毕竟是深夜了,大家都还是要睡的。

      我满腹心思,满脑子都是最后那小男孩被我吼散的场景,心里不停的问自己真的有这么厉害了吗?不断的怀疑自己,然后又想到自己确实修道有几年了,虽然没机会再见到我那厉害的师父,可是外公也一直是尽心尽力的教我,跟着外公认识的一些人对外公的认可,让我知道外公到底有多么的厉害,俗话说的名师出高徒吗。

      那时候的自己真的还是太小了,虽然也有理智的时候会去想想现实的问题,但终究还是孩子心性,容易自满,容易骄傲,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实事求是,对自己也是完全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就连外公教我的:龙政,你要记住,如果有机缘碰到了怨念标记的事情,你自己觉得事情被解决了的时候,静下心来,去观察下被怨念跟随的人,真的解决事情,他们身上的那丝怨念将不复存在,反之则没有。

      如果我当时能够静下心来,用我自己的阴阳眼去看下任雄和胡红娇,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回去以后,我爸妈破天荒的没有打我,骂我,要知道我爸对我的管教是非常严的,记忆中我被打得最惨的一次,不是别人打,更不是鬼打,当然这个打指的是物理攻击。

      那次就是我爸打的,还是只有几岁的我,和胡红娇打架,把她脑袋打破了,然后我爸把我关起来打,谁都喊不开门,是把我摁在地上踹的,后来还是我妈把我外公叫来,才把我“解救”出来,送去医院住了几天。除开这次,我最惨的那次,恐怕就是后来的那次事件了,差点让我死掉,在医院里面躺了整整一个月。

      话还是得说回来,那天晚上没有什么再值得提的事情了,就这么平静的到了第二天。

      早上起来,我按照往常一样洗漱完毕,小小年纪的我还是无法去考虑到读书的问题,在我心中在哪里读书其实压根就不是个事,或许在我看来在我们这镇上的学校读书我会更开心点,毕竟我最好的小伙伴都是在这里读的。

      新的一天,肯定还是需要去找我的小伙伴的,只是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眼皮直跳,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我想了想,虽然不懂为什么,可是却还是转身回去带上了我自己画的替身符。

      三人再聚首,另外两个小伙伴对我是千依百顺的了,弄得我的自信心是急速膨胀,飘飘然的好似飞到天上一般,这两人不停的说着昨晚的我有多么的英勇,他们对我多么的崇拜,尤其是昨晚居然将那厉鬼(在他们看来只要是鬼就是厉鬼)杀掉,更是表示以后对我言听计从,绝对说到做到。

      那个时候想起来,自己真是很傻很天真的,他们的话语透漏了最大的一个漏洞,当他们脱离鬼魂制造的幻境就绝对看不到了,他们是怎么知道那鬼是被我打散了的?如此的破绽我居然都没有发现,还是不得不感概溜须拍马的厉害,也就难怪这么多的领导都喜欢了,但是从这次以后的我却是越加反感这种好话。

      一天的时光,我们玩得很欢,掏鸟窝、抓蛤蟆、摸田螺、还去看了我们最爱的影碟,我还记得那天下午我们看的是《倩女幽魂》,小小年纪的我们还不停的谈论着爱情这个东西,胡红娇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又喜欢的人了,弄得我和任雄好一阵的嘲笑。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很快就来到了黄昏,又快到我们吃完饭的时间了,这两个小伙伴突然反常的不舍了起来,因为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们都是要回去吃晚饭,晚上一般是不会再让我们出门了,除了昨天我们借口散步出来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的。

      可是今天他们两人竟然都表示还想继续跟着我学习,我说那就吃完饭再出来,他们两人非说经过昨天的事情家长肯定不会让他们出来了,我想想也确实是的,就说明天可以来再一起啊!他们却说,我们每次都那么的听话不如来此叛逆的。

      我一阵惊讶,详细的询问怎么叛逆,那时候的我们还只是听说了叛逆这个词,却理解不到这个词的意思,小时候总是这样,听到些什么总想着去尝试,尤其是大人们不允许的。

      其实胡红娇说出这样的话,完全在我的意料中的,我知道她今天不做,哪天也一定会做的,她就是这么的特殊。但是任雄居然也说了同样的话来,弄得我是惊讶无比,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但是这根本就打不动我,我的心性在外公故意的教导之下已经是很坚定的了,轻易是不会被说服打动的,所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但是,接着他们抛出了一个让我不得不接受的理由:“政哥,你看昨天那鬼都被你打死了,我们今天再去那里看看吧!我还记得那里面的虾好大呢,多来几只我们都可以做一份好菜了哦。而且,你不想去看看自己第一次解决的东西吗?或者说你对自己还是压根就没有自信,不敢去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难道还能够不去吗,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了,我又看了看天色,虽然已经是黄昏了,但没有到真正的晚上,这时候去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是我自己也已经认定了那鬼被我打散了。

      既然说到这样了,那就做吧!没有了犹豫,我们三一起再次踏上去那沟渠的路。和我的焦急、惶恐、期盼不同,另外两人一路非常的欢快。我那时候还一直就纳闷他们在高兴着什么,我也确实的问出口了,只是他们的回答看似也正常:“因为可以享受那大龙虾了,还可以看到让我们出丑的原因。”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那里,我抬眼望去那周围果然没有了上次那样的阴气围绕,变得清明多了,这下我不安的心情瞬间就放松下来,因为在我阴阳眼之下不仅仅是阴气没有了,那天那股让我不安的情绪、怨气都没有了,于是我也就放心的跟在了那俩人的后面去到了那小沟渠边上,不要低估了大龙虾对我的诱惑,龙虾的美味,我想大部分的吃货都会喜欢的。

      可是真正一到沟边,我就后悔了,因为当我看到沟水的一刹那,我就意识到不好,心里立即充满了悔意。

      映入我眼帘的是通红的沟水,那种红不是我们平常所看到的鲜红,而是像血一样的深红粘稠,流都流不动,当然这是给我的眼睛的直观感觉,真正在我阴阳眼里呈现的是非常重的怨气与戾气的混合体,非常的浓密。

      “不好,任雄,胡红娇,快退,快跑。”当我看清楚了以后,马上就喊到,可是却没有小伙伴们的回应。我抬头看去,只见任雄和胡红娇两人像是中了邪一样,一动不动,仅仅的盯着沟水,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我不敢再耽误下去,生怕时间跳到晚上,要知道那时候这条路还没有修成现在的水泥路,两边路上那时候也还没有开发,一两万块钱就能直接买下近两亩地来,不像现在寸土难求。这样的路这样的沟,一到晚上立即就是游魂野鬼的天堂,到时候阴气增长,阳气减弱到最低,这沟里面还能闹出怎样的情景可不是我能够面对的。

      看到小伙伴的不对,我又仔细的看了看,奇怪的是就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常,但是我却看到了他们身上的那丝怨念却无限的放大,几乎将他们俩整个人都占满了。

      我瞬间就想起了外公的话,知道我被欺骗了,那个鬼物给我玩了一手很好的瞒天过海,并且还利用我的两个小伙伴将我给引了过来,这架势完全是要我们三人去陪他的。

      “龙政,你知道吗,鬼物很少能够造成物理攻击的,它们会利用它们的天性给人制造一种幻觉出来,我们最常见的就是鬼打墙了,它们最直接的害人方式是利用人自己的幻象来伤害自己。诸如上吊鬼索命、跳楼鬼索命等等它们都是利用的这种情况。”这是外公曾经某天对我说的话,此刻被我记起来了。

      “还有一种鬼物,它们成了厉鬼,寻常人所指的厉鬼范围很广,种类也繁多,但我们道家人所说的厉鬼却不同,它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冤鬼,而是有了一定的本事的鬼物,而它们的本事增长最大的来源就是害人,戾气增长,使得自身的实力增强。这样的鬼物很难对付,尤其是小鬼所成。”

      我还在回忆,那时的我还问了外公:“可是,外公你不是说过吗,小鬼其实不难对付,它们虽然难缠,可是真要对付起来,你是有几十种办法可以选择的。而且它们基本都是不会成型就要消失不见了的。”

      外公的回答再次响彻我的脑海:“可是龙政,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根本就不是鬼物,而是人!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因为人而成为了例外。”

      在此特别感谢喜欢本书的人一直陪伴着我一路走来,零静心第一次写书,没什么经验,有很多的不足,但是我很庆幸,我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出现,修道岁月同时获得了3g书城、17k小说网、磨铁小说网的签约权,以往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出现,但是让我更为纠结的情况却出现了,几大网站在我看来都很不错,我不知道该怎么抉择和谁签约,经过几天的思考最终决定和磨铁小说网签约,因为我觉得磨铁的责编最尊重我,没有因为我是新人而有半点的看不起,对我的任何问题都能及时、热心的解答,我非常感谢。所以这一章是我在本站更新的最后一章,《我那修道的岁月》以后只会在磨铁中文网更新,书名稍微有所改动:《我的修道岁月》,作者依然是零静心。麻烦有喜欢的朋友直接去磨铁中文网看,零静心拜谢各位。有缘再见!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