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俗人回档 > 第1390章 公主

    第1390章 公主

        英国伦敦,微风小雨。燃文小说   ranenacom

        湾流g550降落后,边家三口登上杨恩乔率领的接机车队,直奔沈馥入住的五星级私人医院fona-hospital。

        福纳医院是伦敦最好的私人医院,医院除了拥有全欧洲最前沿的医疗设备,还在骨科、心血管病、产科等方面具有特殊优势。

        特别是产科,因为福纳医院拥有先进技术和丰富经验可以为患者提供最佳医疗建议,拥有最专业的产前产后护理团队,同时拥有欧洲最优越的医疗环境,所以成为英国乃至欧洲上流群体生孩子的首选医院。

        当然,能被王室、政客、明星名流们认可,福纳医院除了拥有过硬技术和优秀环境,还因为其绝对专业的保密制度。

        只要患者跟医院签署保密协议,患者在医院里的信息就会被严格保密,绝对不会流出去一丝半点,而这也正是福纳医院赖以生存的根基。

        因为福纳医院收费高昂,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得起的,所以在福纳医院产子的人基本非富即贵,而一旦这些人的**信息被医院泄露,必定受到舆论关注。到那时,就算患者本人不跟医院打官司,医院的不专业也会吓退其他潜在客户。

        换言之,只要出现一例违反保密协议的泄密事件,福纳医院的“首选”地位就会不保,其长期损失难以估量。

        沈馥跟福纳医院签署了保密协议。

        本来沈馥做第一次产检前就跟医院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保胎团队到伦敦后,杨恩乔带着四个律师又以沈馥全权委托人的身份跟福纳医院重新签署了一份“强化”保密协议。

        福纳医院经多见广,痛快地签了“强化”保密协议,就是总体费用又提高了一截。名义嘛,很直接客户跟医院签“强化”保密协议,医院跟员工也要多签一份“强化”保密协议,所以多出来的费用是法务费。

        杨恩乔没有帮老板在私事上省钱的习惯,所以他眼睛都没眨就同意了。

        ……

        ……

        福纳医院。

        沈馥住的产房是整个医院最好的六间产房之一。

        这间产房配有6个独立房间,包括两个陪护休息室、运动室、婴儿保育室、互动式临床信息系统和娱乐设施。

        产房里。

        沈馥坐在床上喝汤,艾真站在床旁,一边收拾保温壶一边说:“杨恩乔已经接到边总了,边家二老也一起过来了,从机场开过来,顺畅的话,预计40分钟后到。”

        喝完汤,把碗放在移动餐桌上,沈馥说:“我想换身衣服。”

        “想换哪套?我去给你拿。”艾真说。

        “粉色那套吧,显得气色好一点。”

        挪走移动餐桌,艾真笑着说:“你的气色很好,不需要用衣服衬托。”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沈馥忽然问:“我脸上长斑了吗?”

        艾真勾着嘴角说:“没长,皮肤看上去比我都好呢!”

        “我现在是不是很胖?”

        “不胖!”

        “我想洗头。”

        “我帮你。”

        ……

        ……

        伦敦不堵车。

        一个国际大都市,之所以不堵车,不是因为伦敦的马路宽,而是伦敦的汽油费贵,停车费贵,加上进入市中心就要交纳不便宜的拥堵费。

        黑色的宝马760li在小雨中穿行,车窗外的人行道上有人打伞,有人穿着风衣在雨里行走,全都行色匆匆。

        因为有些话要问,所以车里只有李兵、穆龙、边学道、杨恩乔四人,边爸边妈和护卫坐在另一辆宝马里跟在760li后边。

        一路上,杨恩乔把最近两个月伦敦的大小事务跟边学道进行了口头汇报,静静听完,边学道问:“沈老师有什么异常吗?”

        知道老板嘴里的“沈老师”指的是沈馥母亲,杨恩乔表情严肃,谨慎措辞说:“没发现什么异常,每天都是定时做康复强化锻炼,然后就是围着沈小姐嘘寒问暖,参与饮食安排。”

        “嗯。”

        边学道听了微微点头,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默默思考。

        ……

        ……

        顶级私人医院的一个特点是医生护士以及服务人员的数量比医院的患者多,提供“n对1”医疗服务,院内环境清静,不像国内的公立三甲医院,一眼看过去人山人海。

        到医院后,杨恩乔领着边家三口坐产科vip病房的专用电梯上楼,一路上除了保安和护士,没遇见一个非医院的工作人员,这让心思复杂的边妈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算是在国外,她也担心儿子跟沈馥的事情被人撞见然后曝光,特别是她和丈夫同在场,那样的话,不仅会给儿子带来困扰,两人也再难以坦然面对董雪。

        好在这医院没什么人看病,一直走到沈馥所住病房门外,都没遇见一个穿病号服的人,穿便装的也没有。

        门开,边妈在前,边爸居中,边学道杨恩乔最后,四人鱼贯走进病房。

        病房里,看见边妈进门,躺在床上休息的沈馥支起身体想要下床,边妈见了连忙摆手说:“你躺着,不要动。”

        说完,边妈看着守在床旁的沈老师,歉然说:“亲家母,您受累了。”

        本来,沈老师对孩子临产边家却一个人都不见心里是有情绪的,只不过她知道周围全是边学道派来的人,为了女儿考虑她面上没有表露出来。现在,边家三口一下齐至,特别是边妈一句“您受累了”,沈老师胸中的怨气一下消散大半。

        有些事情是明摆着的,沈馥固然有才华,边学道更加不凡。

        不论沈老师多么宝贝自己的女儿,沈馥比边学道大好几岁是事实,沈馥离过一次婚也是事实,只这两项,就能减掉沈馥很多分。所以,沈边两家打交道,沈家是弱势一方,边家只要大面上让沈家下的来台,沈老师就断然不会向边家发难。

        目光从边妈身上转到边爸身上,又转回边妈身上,沈老师平静地说:“当父母的,都是应该的,别站着,这边坐。”

        杨恩乔是个识相的,见两家人言谈其乐融融,他悄悄退出房间,跟李兵穆龙和另外三个保镖一起守在病房门口。

        杨恩乔心里十分清楚,只要沈馥顺利生出健康的孩子,他这次的差事就算功德圆满,就可以回松江见见老爹老娘了。

        杨恩乔识相,三个老人也不是惹厌之人。

        病房里,两家人坐下聊了六七分钟,边妈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纸,放在沈馥床头柜上,然后握着沈馥一只手和蔼地说:“这是我这两个月给你和孩子抄的经,每抄一遍就往你俩身上回向一遍,诸佛菩萨会保佑你和孩子一切顺利,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安心等小宝宝出世跟咱们见面就好。”

        说完,边妈轻拍沈馥手背说:“飞了一天,我和他爸都有点累,我们先去休息,今晚让学道在这儿陪夜。”

        两分钟后,病房里只剩下沈馥和边学道两人。

        洗完脸和手,边学道坐在床旁的椅子上,握着沈馥的手,深深地看着沈馥的眼睛,半晌,开口问:“你心里害怕吗?”

        沈馥微微点头:“有点怕。”

        “怕什么?”

        “我不怕自己怎么样,我怕孩子……不健康。”

        “不会的!”边学道信心十足地说:“我们的孩子一定是个健康、聪明、漂亮的孩子。”

        病房里一时安静下来。

        几分钟后,沈馥挪了挪身体,拍着床说:“你坐上来。”

        边学道脱鞋上床,靠在床头上,伸手搂着沈馥的肩膀,沈馥自然地把头靠在边学道肩膀上,一脸的幸福满足。

        过了一会儿,边学道问:“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

        “想我?想我什么?”

        “想你到底是个情种还是君子。”

        “你觉得呢?”

        沈馥叹了口气说:“君子爱得专一,你觉得你是君子吗?”

        博闻强记的边学道知道沈馥的话源自周国平,他笑着说:“天底下偶尔有爱得专一的情种,但注定没有爱得热烈的君子,所以我宁愿当情种,也不去当寡淡无味的君子。”

        “真会给自己找理由。”

        “有血有肉才是人生。”

        拉着边学道一只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沈馥问:“你能感觉到她在动吗?”

        “嗯,在动。”

        沈馥脸上绽放出母性光辉:“有了她,我的人生才算完整。”

        调整身体姿势,边学道俯身在沈馥肚子上轻轻吻了一口说:“我也是。”

        “你会宠她吗?”

        “女儿富养,我要把她像公主一样养。”

        嘴角上翘,沈馥摸着肚子说:“妈妈都有点嫉妒你了。”

        “啊?”边学道一脸木然:“你嫉妒?”

        沈馥坦然说:“要是有的选择,谁不想当一个小公主呢?”

        点过“甜言蜜语”技能的边学道立刻接话说:“你一直都是我的公主。”

        “这句我受用了。”

        边学道笑。

        略作沉吟,沈馥接着说道:“如果不当歌手了,我可能会试着写书。”

        “写书?”

        沈馥点头:“把我心里的故事写出来。”

        边学道感慨说:“现在看书的人少,买书的人更少,赚不到钱的。”

        “我不为赚钱。”

        “钱财、权力、名誉、精神、皮囊……从古至今人类追求的无非这点东西,要我说,追求什么都一样俗!”

        “俗就俗吧!再精彩再华丽的一生,也不过是一眨眼,做点自己喜欢做想做的事情,才是真赚到了。”

        病房里再次安静下来。

        20分钟后,沈馥问边学道:“睡着了?”

        “没有,但在做梦。”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