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真武世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囚牛(补更)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战囚牛(补更)

        虽然现在就排名而言,囚牛排在楚小冉后面,但是如果硬要让人选择,那么人们宁愿面对楚小冉,也不想面对囚牛。┠╪┞.<。

        因为囚牛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只是站在囚牛面前,面对他,都让人提不起勇气来。

        在擂台的另一方,易云扛着千军刀,走上了擂台。

        他在囚牛身前十丈处站定身子,正视囚牛。

        这一战,易云,终于出武器了,这也是情理之中,对手可是囚牛!

        “这易云,总算出刀了,也不知道他的刀法怎么样?”

        有人议论着,之前易云用一块板砖盖翻了所有对手,这一点,的确牛逼,但这并不代表易云如果不用板砖,出千军刀的话,他的实力就会有多变态。

        千军刀当然比板砖厉害,可是到底厉害多少,还要看易云的刀法如何。

        “易云的刀太长了,对付一般对手,兵器长是好事,可是对付囚牛,一不小心被囚牛抓住,那易云的刀可就没了!就算不被抓住,砍在囚牛身上,怕是根本破不了防。”

        囚牛有个本事,谁的兵器一旦被他抓到,就别想要了。

        这也是人们面对囚牛时,没有信心交手的原因,兵器被夺,太丢人了。

        而囚牛出手的度非常快,想不被囚牛抓到兵器?

        难!

        而且面对囚牛,人们都公认,轻型兵器根本不好使。易云的刀看起来是帅,又长又亮,舞起来如旋风一般,然而在囚牛的重甲面前,根本没个卵用。

        “可以开始了么?”

        囚牛看着易云,咧嘴笑着,似乎迫不及待了。

        “可以啊……”易云也是笑着,他把千军刀随意的立在了身体一旁,古怪的一幕出现了。那柄长得过分的千军刀,竟然就这么立在了地面上,也不倒。

        人们都是愣了一下,按常理而言。一柄刀不可能立在地上,那会失去平衡,可是偏偏易云这一柄刀,像是有灵性一般。

        囚牛也愣了一下,旋即。他舔了舔嘴唇,“有意思!就看看,你能不能在我手下,保住你的刀!”

        囚牛说完这句话,他的身体一跃而起!

        “轰隆!”

        就像是一头太古蛮兽在弹跳,每一次都震颤擂台!

        囚牛身披重甲,但是他的度绝不慢。┡┢╞.〈。

        “咔嚓!”

        囚牛重重的一脚,踩踏在地面上,而易云已经消失。

        “咻!”

        千军刀出鞘,刀鞘依旧立在地上。而那雪亮的刀锋,已经划出了绚丽的刀芒!

        易云,终于出刀了,就如同龙游大海,千军刀出了一声清啸!

        只是一个刹那,刀光凝结成刀网,向囚牛笼罩而来,易云出刀的度太快了,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囚牛眼睛一亮,“来得好!”

        他大喝一声。身体收缩,以左手大盾为先锋,猛然冲撞出去。

        “噼里啪啦!”

        无数的刀光,在囚牛大盾上爆开。那一面厚重的盾牌,如同铜墙铁壁,什么刀光,全部撞烂!

        啪!

        易云和囚牛交错而过,囚牛站定了身体,转身看着易云。“刀法不错!可惜,破不开我的防御!”

        囚牛说话间,随意的活动了一下脖子,骨节错动,出“咯吱”一声的轻响。

        人们都是咋舌,光是这防御,就让囚牛立于不败之地!

        “你的铠甲也不错。”易云淡淡的点评了一句。

        囚牛笑了,“还有心情评论我的铠甲?”

        囚牛说话间,一步步向易云走来,他这次走得很慢,一点一点的压缩易云的闪避空间。

        “咔嚓!咔嚓!”

        囚牛走动间,金属铠甲相互撞击,这越来越近的声音,给人以巨大的压力。

        盾击!

        突然间,囚牛暴起,以左手巨大的盾牌,撞向了易云。

        易云身影一闪,躲开了囚牛的盾击,以易云的度,囚牛想要凭借盾击攻击易云,很难!

        囚牛上前一步,一爪挥出,然而易云的身体就像被风吹拂的柳条一样,依旧轻松闪避。┞┡┠┟═╡.<。

        而这时候,囚牛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他身体微微一个旋转,右手巨大的拳套,随之而偏移。

        “嚓嚓嚓!”

        三根雪亮的爪子,竟是突然弹出,向易云射来!

        这金属钢爪之中,蕴含了阵法,当囚牛将自己的元气灌注其中爆,就可以将钢爪射出来,这一招,近距离攻击,让人防不胜防!

        嗯!?

        易云目光一凝,他在空中生生的扭转身体,避开了这三根飞射的爪子,与此同时,易云千军刀横转,斩向了囚牛的咽喉!

        囚牛看也不看,一把向着千军刀抓来!

        他要抓易云的刀!

        这等情景,让所有武者屏住了呼吸,之前在竞技场的战斗,无论是谁,面对囚牛抓向自己的兵器,他们都只能收招,免得兵器被抓,就没得打了。

        易云的刀,又狭又长,一旦被抓住,结果可想而知。

        人们都以为,易云会收刀,然而易云却没有,他面无表情,这一刀,依旧斩了下来!

        刀之道,一往无前!

        刀道三十六字第一句话就诠释了刀的本质,易云又怎么可能因为惧怕对手夺走自己的兵器而收刀?

        嗯?不退?

        囚牛心中意外,旋即狞笑一声,一把抓了下去。

        “锵!”

        一声金属交击的清鸣,囚牛毫无悬念的抓住了千军刀!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兵器被抓住了!

        这……

        人们都是不知该说什么了,原本易云的度摆在那里,他们都以为易云会凭借度跟囚牛缠斗,不打正面,这样缠斗久一点,就算输了,也不难看,可是没想到,易云就这么直直的一刀斩下去。被囚牛轻易的抓住了刀锋。

        这还怎么打!

        这就输了吗?

        “嘿嘿……”囚牛笑着,“你的刀,归我了!再换把兵器吧。”

        囚牛说着,右手用力捏紧。要抽走易云的刀。

        易云面无表情,他手腕轻轻的转动,体内元气流转,千军刀,仿佛燃烧了火焰。

        嗯?

        囚牛心中一怔。他感觉手中的千军刀,变得灼热了起来,很烫!

        这是……什么元气?

        囚牛来不及反应,就在这时,易云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兵中皇者,君临天下!

        “嚓!”

        千军刀出一声清啸,宛如一声悠长的龙吟,雪亮的刀光冲天而起!

        鲜血崩现!

        千军刀,轻易的抽回到了易云的手中,而囚牛的手。还僵在半空中,轻轻的颤抖着。

        “啪嗒!”

        “啪嗒!”

        鲜血滴下,越来越多,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整个竞技场,此时寂静无声,使得这鲜血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这……

        人们都愣住了。

        囚牛……受伤了!!

        他以金属铠甲包裹着的手掌,抓住了易云的千军刀,而后……易云一把将刀抽出,顺势斩开了囚牛的手掌!

        打了这么多场战斗。囚牛还是次受伤!

        怎么会这样?难道囚牛手上的铠甲,一起被斩开了?

        “你竟然……”

        囚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他手上的铠甲,裂开了一道口子。不但如此,那铠甲,还有烧熔的痕迹。

        烧熔?

        回想刚才那股灼热的感觉,难道是……火焰?

        “你是火系武者?”

        囚牛愣了,就算是火系武者,也不能如此强大。他的铠甲,是深海乌金打造,坚硬无比,想要破开非常难,以紫血境的实力,想要将其烧熔,近乎不可能!

        易云摇了摇头。

        火焰?

        自己体内的元气,类似于火焰,但其实,有本质的区别!

        修炼《太阿圣法》后,易云体内的元气已经生了本质的变化,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描述它的属性,那应该是——纯阳!

        “如果,这就是你的实力极限的话,那战斗也结束了。”

        易云说话间,手中千军刀再度斩出!

        “咻!”

        绚烂的刀光,斩向囚牛!

        囚牛瞳孔一缩,他感觉,这次的刀光明显比之前要强大的多,因为其中,灌注易云的纯阳之力!

        囚牛身体飞退,巨盾横档胸前,然而易云的刀芒,无孔不入!

        囚牛的护体元气,被纯阳刀气切割、消融!连同囚牛的深海乌金铠甲,也被划出一道道的痕迹,随之刀气入体,在囚牛体内横冲直闯。

        这股刀气,带着可怕的灼热之力,烧得囚牛全身气血紊乱。

        易云的刀,攻击力太强了!一柄武器,判断它的攻击力,不是看它本身的重量,而是看灌注其中的元气。

        易云出的刀光,犀利无匹!

        “嚓!”

        又是一刀闪过!

        囚牛身体一震,胸口迸出一缕血线。

        噔噔噔!

        囚牛连退数步,一脸震惊之色!

        此时,他脸上都挂了刀痕,鲜血,还汩汩往下流。

        周围所有观众,都看得嘴巴微张,这一幕,简直出他们的理解,他们想不明白,囚牛以体内元气,灌注在乌金铠甲之上,他的防御,强的变态,人们都感觉,囚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这样的防御,怎么会被易云破了?

        易云的攻击,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啊!

        囚牛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厉害!”

        说话间,他摘下了自己左手的大盾,“看来,我穿着铠甲,是不可能打败你了……你是一个,让我必须脱掉铠甲,来战斗的对手……”

        ……

        ...

     ...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