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天地秩序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天地秩序

        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阵阵的波动,空间开裂了,一口黑色的大钟从虚空中缓缓飞出。

        “铛——”

        一声嘹亮的钟鸣,响彻天地之间,震撼了整个楚州城。

        随着大钟一起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身材佝偻的老者,他全身笼罩在一股黑色的雾气中,随着他慢慢走出,带出了一阵浓郁的死气。

        “万鬼帝君,果然是你。”

        牧童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黑斗篷人,面无表情。

        而在楚州城的太阿神国武者们听到万鬼帝君的称号,都是轻吸一口冷气。

        万鬼帝君……

        万鬼是封号,帝君则是此人的境界称号。

        事实上,对太阿神国的许多人而言,圣贤之上的境界称号是什么他们并不清楚,帝君毫无疑问是大帝的范畴之内了,他究竟在大帝之中实力如何,他们却不知道。

        大帝对他们来说,太神秘了。

        “难为你还记得我,嘿嘿。”那黑斗篷人阴笑着,慢慢将头上的头罩掀开,而后,人们看到了一张让他们作呕的脸。

        这斗篷人满脸的皱纹和伤疤,头发差不多掉光了,只剩下几根毛发,他的脖子、面颊,皮肤已经松垮垮的,给人一种即将腐烂掉落的感觉。

        眼前这人,就像是刚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如此尊容,让人看一眼就不像再看第二眼。

        “他都这样了,还活着?”

        太阿神城的武者都吃惊不已,一个老人死后尸体放一个月,已经开始腐臭的时候,估计也不比他现在的样子差多少了。

        “自然记得,只是奇怪你怎么还活着,你修炼万鬼道,练上古邪功走火入魔,现在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这样继续活着。也需要很大勇气。”

        明明是嘲讽恶毒的话,被牧童用平静的语调说出来,却是让人听不出嘲讽的意味,反而像是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一般。

        人们都是听得心惊肉跳。在这种情况下,被这么多高手围攻,又身处大阵之中,牧童竟然还能这么平静的嘲讽对手。

        万鬼帝君脸色一沉,“好!好!老朽今日就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嚣张下去!”

        “出手!”

        万鬼帝君第一个出手了,他怪啸一声,苍老的身体背后,凭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

        这个血色骷髅,竟是有百丈多高,就像是一轮鲜血交织的圆月一般!

        “咻咻咻!”

        血色骷髅在虚空中融化,化成了一片血色的汪洋,倒逆着向万鬼帝君席卷而来,最终,这血色汪洋。完全融入了万鬼帝君的身体之中。

        一时间,万鬼帝君原本**的身体,变成了一片血红,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地府里爬出来的血色罗刹。

        “法相图腾入体!”

        在十里之外,楚王吃惊的说道,他并不知道法相图腾入体所代表的境界,不过他记得牧童之前说过的话语——“法相图腾未能入体……你的修为,也不过如此。”

        显然,法相图腾入体。是那些绝世大能的标志之一。

        万鬼帝君一掌击出,这一掌激起澎湃的鲜血巨浪,而在那巨浪之中,隐隐能看到白骨沉浮。阴森的鬼哭之声,随之呼啸而来!

        面对这巨浪,牧童一步未退,他轻轻一甩青色长衫的下摆,面对这浪潮,一掌按了下来。

        一道青色的大手凭空出现。只手遮天!

        “轰!”

        血浪溃散,化成无数的血雾,消失在夜空之中,牧童一步未退,那一对幽深漆黑的眸子,透过血雾,锁定了万鬼帝君:“你已经半只脚踏入黄泉的人,既然你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那我送你上路!”

        万鬼帝君声色狰狞,他大喝一声,“你们还等什么,发动大阵,合力击杀他!”

        “对,出手,我们这么多人,他还有伤在身,他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没有洪荒圣兽供他驱使,他不足为惧!”

        几个名动一方的强者,一起出手,而与此同时,在他们身下,天地觉罗大阵绽放出幽蓝色的光芒,一道肉眼看见的能量光罩,将这方天地笼罩了!

        天地觉罗大阵,是针对荒族的绝杀阵,此阵一旦发动,方圆十里,将会形成一片密闭的领域,在这领域之中,荒之力将会被极大的削弱。

        荒之力,正是荒族的本源力量,现在牧童每用出一招来,都等于在出手的同时,抗衡天地觉罗大阵!

        以一人之力,抗衡阵法,同时再面对这么多人的合击,自然对牧童极为不利!

        可是明知如此,牧童却不得不进入天地觉罗大阵之中,因为易云,就被申屠家族封在了大阵的阵心!

        几个申屠家族的名宿,一起动手,一时间,法相图腾的光芒将黑夜映照得绚烂多彩,恐怖的天地元气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喷涌的神泉!

        在这天地觉罗大阵之中,人族的力量不但不会被削弱,反而会被大阵增强!

        “我们十人合力一击,你必将粉身碎骨!”

        有几个申屠家族名宿,布成了战阵,以战阵增幅他们的力量,一击之威,惊天动地!

        牧童青衣傲世,立于这天地之间,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脸上无悲无喜。

        他整个人,沐浴着九天的月光,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灵。

        他出手了,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只是青光一闪,就像是万丈青色的匹练,横贯星空。

        “啊!”

        刚才大声叫嚣的申屠家族的名宿,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他像是高速撞上了一座大山,整个人倒飞出去,他的胸骨和两侧肋骨完全被打碎了,胸膛凹陷了下去,五脏破碎!口中狂吐鲜血!

        “什么!?”

        十大名宿合击而出的力量,被牧童一人击溃,与此同时,他还将一人直接重伤!

        这可是在天地觉罗大阵之中。在这阵法中,他的力量会被极大程度的削弱!

        “孙长老!”

        一个申屠家族的名宿转身就救这老者,而就在这时,一道像是丝线一般纤细的青光从他身边闪过。这道丝线,分明是凝聚到极致的能量,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切割虚空。

        “噗!”

        鲜血染空,那重伤的名宿。整颗头颅飞起,他的脖子,跟虚空一起,被这细线斩开了!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牧童很清楚,今日这一战不会轻松,他的目的不是重创对方,而是将对手杀死!

        眼看着那颗头颅高高抛起,人们都是愣住了。

        对太阿神国的武者而言。这完全是一场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战斗。

        而至于申屠家族的人,也是心神惊惧。

        申屠南天这个时候早已经远远退开,他还是一个小辈,远远不够资格卷入这样的战斗之中。

        他眼睁睁的看着孙长老被牧童杀死,他甚至难以分辨牧童是如何出手的!

        “怎么会这样?”申屠南天皱紧了眉头,明明布下天地觉罗大阵,怎么对牧童好像没有任何影响似的?

        “不要慌,我们联手对敌,不可能打不赢!刚才他一定是凭借蛮力,强行破开了阵法的束缚。这样对他而言,极耗体力!”

        一个申屠家族的名宿说道,他不信牧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力挽狂澜。

        现在只要稳住军心,所有人联手。步步为营,很快就能将牧童耗死!

        而就在这名宿话音刚落之时,他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就像是鬼魅一般闪现在他面前,就像是浩渺的青烟在这里凝聚。

        牧童神色漠然,出现在这老者之前。一掌劈下!

        什么!?

        那老者亡魂皆冒,他刚说话的时候,也在全力警惕四周,没有任何空间能量的波动,牧童完全是凭借鬼魅一般的速度,瞬间横移百丈虚空,完全超出了他的反应极限!

        面对牧童,这个可怕的荒族男子,这老者感觉仿佛是死神降临,那种压迫感、恐惧感,言语难以描述!

        哪怕之前他说得信心满满,头头是道,这个时候他却也全身汗毛倒立,面如土色。

        实在太可怕了,无可匹敌!

        电光石火之间,那老者深知逃跑是不可能的,他暴喝一声,不顾牧童劈下来的这一掌,他运转全身元气,一刀斩向牧童的胸口!

        他是要以命搏命!

        挡不下牧童的攻击,只能用这种方法,逼牧童回防!

        然而牧童面无表情,他的这一掌,依旧无可阻挡的落下。

        搏命?

        牧童一生纵横神荒,睥睨世间,他怎么会跟这申屠家族的一个长老搏命?

        “轰!”

        一掌劈落,结结实实的劈在那老者的胸口,那老者身体猛然一缩,连周围的空间都塌陷了,他的胸骨四分五裂,心脏爆碎,肺脏炸裂,他整个人溅起一大片血花。

        然而这老者的刀,劈下的时候,牧童的身影却不在了!

        他云淡风轻的退回了几十丈距离,青衣飘飘,风姿绝世,他的身上一滴鲜血都没有沾染,甚至连他的手,也是滴血未战,晶莹如玉,仿佛刚才那一掌,根本就不是他劈出去的一样。

        第二个名宿,身殒!!

        在数里之外,申屠南天脸都白了,怎么会这样,即便十年前,全盛时期的牧童,如果不算圣犼的战力加成的话,他也没有这么强的!

        十年前,说是牧童与申屠老祖一战,其实真正战斗的是圣犼,牧童只是起辅助作用而已。

        那时候的牧童,完全不是申屠老祖的一合之敌。

        而那头圣犼,是幽冥荒神所拥有的圣兽,跟牧童没有太大关系,只是借给牧童使用罢了。

        所以在申屠南天的印象中,牧童本人的实力,也就是相当于大帝初期。

        这样的实力,申屠南天并不惧怕,因为这次跟随他,隐藏在暗处的万鬼帝君,就已经超越了这个境界。

        再加上大阵的辅助,万无一失。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牧童太强了,强得不可思议。

        按常理而言,到了牧童这个境界,不太可能在短短十年时间内,实力增长这么多!

        难道这十年,牧童身上发生了某种意外?

        就算有意外,申屠南天也想不明白,牧童怎么可能视天地觉罗大阵为无物?

        还是真如刚才死去的申屠家族名宿所说,牧童其实是强行聚集力量,破开天地觉罗大阵的禁锢,如此一来,他每一次出手,都会消耗大量的体力,虚弱得很快!

        如果真是这样,只要拖延一段时间,他们还是可以胜利!

        而这时候,在牧童面前,申屠家族的名宿们都心里发虚,牧童太可怕,两次出手,击杀两个申屠家族的长老!

        这还是在其他人的牵制和威胁之下,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面对牧童,没有人敢说话了,刚才口出狂言的人,现在都噤若寒蝉,因为刚才牧童两次动手,杀死的两个长老,都是话最多的出头鸟。

        他们出言嘲讽牧童,转眼间就被牧童击杀!

        “原来是这样……”在距离牧童百丈之外,万鬼神王目睹了牧童的两次出手,面色凝重起来,“你已经掌握了天地秩序,而你所领悟的秩序中,便有一种,可以调集世界的荒之力,无视了天地觉罗大阵……”

        天地觉罗大阵也是一种法则,应该说,武道世界的所有阵法,都属于一种法则。

        可是当一个武者自己掌握的法则,远远超出阵法的法则,那这阵法,就已经不能束缚他了。

        现在的牧童就是如此,他所掌握的秩序,不是天地觉罗大阵能比拟的。

        听到万鬼帝君的话,申屠家族的长老们屏息了。

        掌握天地秩序?这跟修为无关,而是法则上的造诣,标志着一个武者,在某种法则上的成就已经登峰造极!

        牧童不置可否,他轻抹空间戒指,从戒指中抽出了一柄剑。

        这柄剑,通体洁白如玉,没有丝毫金属的寒光。

        可是……这剑并不是玉,它是一段骨。

        这是洪荒圣兽的骨,磨出来的一柄剑!

        一柄剑,剑锋长四尺,剑柄极短,只有四寸长。

        剑锋跟剑柄直接相连,没有剑镡,只是在剑柄之上,纹刻着九枚法则的咒印,透露出一股神秘古老的气息。

        “剑名幻骨。”

        牧童淡淡的说道,洁白的剑锋,直指万鬼帝君!

        ……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