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真武世界 > 第五百一十三章 青阳令

    第五百一十三章 青阳令

        “青阳君,原来是阳神帝天的七十二神君之一……”

        这七十二神君,可不是随便册封一下就行了,按照这手书所说,太古时代,混沌宇宙终结,执掌天道的祖神,也随之湮灭。网 

        而这时候,那些留存于十二帝天的天道法则,在没有祖神约束的情况下,自的凝结成了无上道印。

        在阳神帝天,这种大道法则的道印,一共凝聚了七十二枚。

        每一枚无上道印,都代表了一种道,而这些道印,被分给七十二神君,成为象征神君权威的神君玺印!

        能掌控神君玺印,才是真正的七十二神君之一!

        神君玺印,对神君而言至关重要,它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力量的象征,一个真正的神君,炼化神君玺印入体,以自身精血焙炼它,便可以从神君玺印中获得强大的力量。

        自古祸福相依,神君玺印如此强大,自然有不知多少武者想要得到它,所以在阳神帝天,想要坐稳了神君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可能会迎来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挑战和暗杀。

        “没想到,青阳君在阳神帝天也是这样一等一的人物。”

        虽然手书上没有描述,但易云不用想也知道,这十二帝天的每一重,都是高手如云,远天元界所在的世界了。

        当初易云在梦境中看到的纯阳剑宫主人,还有那青铜巨人,也应该出自十二帝天。

        当易云将手书翻到最后一页,他看到了一块嵌在书里面的令牌,这令牌的正面写着“青阳”,而背面则是一个“令”字。

        令牌?

        易云拿起这块令牌,它入手颇为沉重,感觉冰凉,材质非金非玉,易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材质,也许这种材质也来自于十二帝天。

        拿走令牌后,易云看到古书上,原本嵌着令牌的地方,有一段文字。

        “青阳令,炼化此令,可自由进入青阳宫与降神塔!”

        嗯?

        易云眼睛一亮,这令牌,还有这等效果。这相当于这大殿的钥匙。

        将令牌拿在手中,易云感觉从这令牌中,散出了一股能量波动,这股波动,和维持大殿的阵法互相呼应。

        “原来如此,持有这个令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这大殿中的阵法。”

        易云一经感应,顿时了然。

        “易云,古代大能开辟洞府的时候,往往会设置一些核心的物件,炼化它,就等于这洞府的半个主人了,这青阳令,你来炼化吧。”在易云身边,林心瞳说道。

        青阳殿是女帝秘境中的一处核心之地,光是能自由出入这一条,这令牌的价值就已经大得难以想象了,拿出去,天元界的世家宗门们都会眼红。如果他们知道,这是一名十二帝天神君留下的令牌,那就更是会不顾一切地争夺了,十二帝天对天元界的势力而言,是神秘而遥远的存在。

        这样的宝物,林心瞳当然也想要,但她清楚,这次她能活着走到这里,见识降神塔的核心地带,全靠易云的功劳。

        别说这一块令牌,就算这里所有的机缘,都让给易云,她也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易云可是几次救了她的命。

        而且,对易云,林心瞳心中有种特殊的情感,易云得到的机缘,林心瞳感觉就像自己得到的一样。

        “嗯,好……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使用。”

        易云说着,体内元气流转,将他的气血印记,烙印在了令牌之上,如此一来,易云与这块令牌,有了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他只是心念一动,感知立刻蔓延到青阳宫四处,感受到了大殿中每一丝能量的波动。

        易云道:“青阳君不光在立柱上留下手书,令牌还能控制大殿,自由进出降神塔,他和女帝前辈之间的关系,看来很不一般。”

        从看到手书的时候,易云就已经有所猜测了。这样说来,上古女帝之后杳无音信,会不会就是去了十二帝天?

        面对无尽岁月之前的事,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令牌被易云收起的那一刻,大殿内的阵法忽然一阵波动,一扇光门悄然出现。

        易云和林心瞳互相看了一眼,之前那冷漠的声音说过,他们可以去三处大殿,相比光门之后就是第二处了。

        易云和林心瞳携手步入光门,他们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赫然出现了另一幅情景。

        小桥流水,林间小筑,处处覆盖着冰雪,俨然一片晶莹剔透的世外桃源。

        那放在茶几上的杯子,摆在亭内的木琴,都让人觉得这里似乎还有人在居住着,这里的主人,不过只是暂时离开。

        易云一开始也是同样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现这里同样是有能量在波动,眼前这一幕,是被阵法永远固定在了这一瞬间。

        “待他日一切风平浪静后,你我同归此处,共度余生。”易云在那木琴旁,看到了这样一封留书。

        上面的墨迹,也仿佛刚刚留下,尽管没有留名,但从字迹就能一眼看出,这是青阳君所留。

        “看来果真如此了,我之前就有所猜测,青阳君前辈,应该就是女帝前辈的双修道侣!”

        易云想起了青阳君留在立柱上的那一句话——“青虹贯日破血月,冰魄孤寒封神渊。”

        这句诗的前一句,说的便是青阳君自己,而后一句,说的是上古女帝。

        甚至女帝秘境,都可能是上古女帝和青阳君联手创立的。

        “好一对神仙眷侣……”

        林心瞳纤手轻轻从那木琴上抚过,眼神中有异彩闪过。

        同样是天生绝脉,又是被选中的传人,林心瞳和上古女帝虽从未有过接触,但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抚摸着这木琴,就仿佛看到了那个遗世独立的女子,在这雪中抚琴,而那青阳君,则在一旁的茶几旁,伴酒而歌。

        这样的生活,实在让人羡慕。

        林心瞳的心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她不由得看了易云一眼。

        “看这手书,青阳君前辈和上古女帝,本打算还要回来,但他们却再也没有回到这里,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易云微微皱眉,能让青阳君,上古女帝那种层次的人物都无法按照计划行事,甚至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这里面所生的事情,恐怕出了他的想象。

        小筑之内,一切都是清新淡雅,甚至连花瓶里,都还有着几支朴素之极的冬梅在盛放着。

        易云和林心瞳怀着对上古女帝及青阳君的尊敬之心,在屋内轻轻地走动着。这里的一切,都让人觉得不忍惊动。

        “嗯?那里!”林心瞳指了指,在女帝的房内,有一张古朴简约的书架。

        小筑内什么都一目了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而那张书架之上,却摆满了玉简。

        易云看了一眼林心瞳,看到平素淡然的林心瞳,此时也呼吸稍稍加重了一些,显然此时心情颇不平静。

        天生绝脉让她背负了太多,她立誓续上绝脉,逆天改命,而现在,在这书架之上,她也许便能找到一丝契机。饶是她性格再怎么恬淡,这时候也不禁忐忑。

        这时,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另一只手包裹住了。

        林心瞳看了一下易云,易云轻声道:“我们已经走到这里,总会找到上古女帝所遗留的续上绝脉之法,只是早晚的问题。”

        “嗯!”

        林心瞳点了点头,她轻轻抚摸书架上的玉简,这里的书籍、玉简,没有沾上一丝一毫的尘埃,简直看起来像是时常有人打扫似的。8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