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真武世界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姜家的灾难

    第六百八十六章 姜家的灾难

        易云先是听先任荒王提起姜小柔的生父,而后又提起这一条通往十二帝天的路,这让易云产生了一丝联想,他突然意识到一种可能……

        “前辈,你的意思是……小柔姐的父亲,其实是来自于十二帝天?”

        易云推测出这个结果,他看向姜小柔,却见姜小柔神色复杂,显然早就知道了她父亲的身世。

        先任荒王轻轻点头:“就是这样……数百年前的往事,现在回忆起来,却仿佛隔了几世一样……”

        先任荒王说话间轻轻摇头,表情中闪过一丝感慨和哀伤。

        姜小柔轻轻的走过去,挽住了母亲的手臂,她在用这种方式,默默的安慰着先任荒王。

        易云静静的聆听,等待着先任荒王将这段往事说下去。

        “一切,都要从六百年前说起……”先任荒王爱怜的摸了摸姜小柔的发梢,声音幽幽,“我跟小柔的生父,是六百年前认识的,他从十二帝天而来,但并非像你想的那样身怀强大的实力,可以随意主宰天元界,相反,他身受重伤,经脉寸断,甚至武道之路都可能被斩断了。”

        “他来自于十二帝天中的万妖帝天,他本身是上古妖族,他所在的宗族发生了一场大战,他也在大战之中受伤,流亡到了天元界。”

        “后来……我遇到了当时重伤的他,一直照顾他,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吸引着我,再后来,我们相恋了。他告诉我他来自于十二帝天,我知道他的身世要保密,他伤得太重,在这片世界其实未必有自保之力,一旦有人得知他的身份,觊觎来自于十二帝天的传承和宝物,未必不会出现一场杀人越货的惨剧。”

        “我那时即将继承荒王之位,按照荒族的规矩,作为荒王的继承人,我不可能嫁给一个异族……而当时,他来自于万妖帝天,他是上古妖族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他隐藏身份,以至于人们只以为他是人族。”

        “你知道,人族跟荒族是死敌。”

        先任荒王说到这里,易云点头,原本作为荒王,就要保证荒族血统的纯正,荒王的后代,可是有可能继承下任荒王之位的,如果荒王嫁给跟荒族敌对的人族,那怎么能让荒族子民臣服?

        “宗族不同意我的选择,但我一意孤行,宗族囚禁了我,那时的我固执而叛逆,我逃了出来,躲避族人的追捕,后来,我干脆离开了荒族,来到了天元界。我断绝了跟宗族的所以联系,在天元界和他一起生活,如此……宗族也奈何不了我们了。”

        “我们隐姓埋名,靠我们,还有我当初从荒族带出来的几个忠心耿耿的仆从,在天元界的一处偏远地区建立了一个小家族,这就是姜家,建立家族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搜集一些资源,为他疗伤。天元界的资源,当然疗伤效果有限,他用了五百多年时间,都没能将断了的经脉完全续上。”

        “这时,我却有了身孕……”先任荒王说到这里,溺爱的看了身边的姜小柔一眼,她跟姜小柔的生父,并非同一个种族,加上上古妖族繁衍后代就不容易,跟荒族繁衍后代,就更难了。

        可以说,姜小柔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姜小柔的生父根本就没有想到。

        “我生姜小柔非常困难,怀孕数年之久才得以分娩,而分娩的过程,我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让我几乎跌落境界。s”

        越是强大的生命,强大的血脉,受孕、分娩都越难,而一些弱小的生命,比如昆虫,老鼠,它们的分娩太简单了。

        这似乎是大自然的法则,限制强大生命的繁衍,以保持自然万物的平衡。

        “小柔出生的时候,彩霞漫天,她的血脉非常强大,超出了荒族的历任荒王,这也是她后来顺利得到荒族圣灵认可的原因……”先任荒王说到这里,看着依偎在她身边的姜小柔,眼中满怀爱意,温柔似水。

        “只是……在小柔满岁的时候,她的生父离开了……返回了十二帝天……”

        返回?

        易云愣了一下。

        “是的……返回……他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他断掉的经脉只能续上八成,没有办法痊愈,而且,他所在的家族,有使命要他去完成,他必须要回去,他说过,等到一切平定之后,他一定重返这片世界,带走我和小柔。”

        先任荒王说到这里轻轻摇头,并非她不信姜小柔生父的承诺,然而世事无常,将来发生什么,谁又能说得准?

        就比如后来她回荒族之后,就要面对永恒漩涡酝酿的劫难,结果是什么,谁又能知道?

        十二帝天和天元界相隔太遥远,往返一趟,定然不容易,姜小柔的生父说要把一切事情平定之后,便回来接他们母女,可是他真能顺利平定那些事情么?如果那是些简单的事情,他何至于全身经脉寸断,被逼逃往下界?

        所以当姜小柔生父离开的时候,先任荒王就已经做了他可能不再回来的打算了。

        对当初的离别,先任荒王并没有细说,但易云知道,恐怕那时她经历了不知多少挣扎和痛苦。

        “那为什么后来小柔姐会出现在云荒?”易云又问。

        先任荒王眼中的唏嘘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意:“我们建立的姜家,在另一个天元界大势力的属地中,我本就不想在天元界起争端,自然一直行事低调,和那个大势力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我没有想到,即使是我们这样低调的生活着,也依然还是祸从天降。”

        “有些事情就是那样的凑巧,这个势力的老祖外出寻药,他有一头寻宝灵兽,这灵兽可以感知地脉,寻找神药,当这个老祖来到姜家归隐的灵山时,他用这灵兽寻药,没有寻到太古遗药,竟然寻到了小柔,那寻宝灵兽,感受到了小柔身上血脉的不凡。”

        “而这个老祖当时也没有找到满意的天材地宝,他竟然就打算用小柔入药,而这个人是谁你应该也猜到了,他就是申屠老祖。”

        “这也是后来我离开天元界,重返荒族,青夔率领神荒兽潮冲入天元界,重创申屠家族的原因……”

        “我荒族虽然比申屠家族强大,但是远离神荒,在四面受敌的天元界作战,也很难将申屠家族灭族,他们扎根于天元界,结盟家族众多,而且兽潮行动目标太大,他们发现情况不对,就可以提前逃离。”

        原来如此。

        易云目光一寒,难怪申屠南天当初一见到姜小柔,就要用姜小柔炼丹,原来是一切源自于申屠老祖。

        不过现在,申屠家族算是彻底完了。从当初的嚣张跋扈,夺人子女,到如今的家破人亡,家族崩散。

        先任荒王又道:“小柔的出生,消耗了我太多的气血和生命力,我遭遇申屠老祖的时候,生命力还没有完全补回,而且我是荒族,如果我有太古真灵在身边,有几个申屠老祖我都不惧,可是我自然不可能将太古真灵带到天元界。”

        “结果,那成了一场灾难,战斗中,我只能与申屠老祖打成平手,而申屠老祖这时也发现了我们荒族的身份,这更是刺激了他心中的贪欲,他想要连我也一起捉住。”

        “他召唤了附近申屠家族的族人,而申屠家族,可是有半步通天强者存在,还有大量的盟友,援军从四面八方赶来,我所建立的小小姜家,当然不敌。”

        “姜家被灭了,我在战斗中根本顾不得小柔,一个我贴身的老仆在混乱中将小柔带走,之后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而小柔当时也昏迷,年龄又小,她已经记不得。”

        “当时那老仆逃走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又面对申屠家族的围追堵截,我想恐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小柔了……没想到,老仆竟然在申屠家族的追杀中,逃到了蛮荒深处,让小柔活了下来,后来小柔会流落蛮荒,那么那老仆怕是已经逝去了吧……”

        先任荒王说到这里感伤不已,那死去的老仆,是照顾她长大成人的老嬷嬷,她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叛逆,让这个忠心于自己的老嬷嬷死于云荒,尸骨都找不到了。未完待续。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