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邪魔之眼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邪魔之眼

        黑色的雨,延绵如丝,易云三人在其中穿行着,他们撑开护盾,将这些雨丝隔绝在外。火然文 ranenacom

        青铜巨人彻底消失了,也听不见那锁链摩擦的巨响,但在这样死寂的雨雾当中,易云却感觉到,一直有视线在盯着他们,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几次回头,易云什么都没有看见。

        “易云,我觉得有什么不对。”月盈砂突然说道,她感觉一阵阵寒气袭来,而且,他们明明已经走了很久,可是周围的景色却没有太大变化,好似他们在原地打转一般。

        “婆婆……我们还要继续走吗?”

        隐婆婆一直走在前面带路,月盈砂叫了一声,隐婆婆没有第一时间应答,她径直向前走去。

        “婆婆。”

        月盈砂突然感到什么不对,一闪身来到了隐婆婆的面前,这一看,月盈砂脸色惨白。

        此时的隐婆婆,脸上笼罩着一层浓烈的尸气,她整个人都像是从坟墓中爬出来一样,仿佛都要腐朽了!

        隐婆婆的眼睛,已经深深凹陷,皱巴巴的眼皮紧紧的闭合在一起,眼睛缝隙中流出一丝近乎**的黑血,她根本看不见月盈砂了。

        可是,这时的隐婆婆突然僵硬的举起了右手,在隐婆婆右手的手心,还有她的颈部,诡异的多了两只不属于隐婆婆的眼睛,这眼睛带着一抹绿色,它眨巴眨巴着,盯着月盈砂,就像是盯着一只可口的猎物!

        “啊!”

        如此诡异的情景,让月盈砂发出一声惊叫,隐婆婆是她最亲的人,如今却突然变得如此陌生,这种恐惧,比寻常遭遇的危险,冲击力更大十倍!

        “小心!”

        易云第一时间抽出了纯阳断剑,与月盈砂站在了一起,隐婆婆身上多出来的两只眼睛,让易云看了也头皮发麻。

        可是这时候,易云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眼睛,似乎在试图占据或吞噬隐婆婆的身体。

        自己该怎么做,挥剑吗?

        易云不知道这一剑挥出去能不能斩杀隐婆婆身上的眼睛,但隐婆婆自己,怕是必死无疑!

        “婆婆还活着,我感觉到婆婆的气息,虽然很微弱。”

        月盈砂颤声说道,她心中隐隐的猜到,一旦让这眼睛完成吞噬,它恐怕会变得更难对付,可是现在就一剑斩杀隐婆婆,她却做不到。

        “虽然隐前辈活着,可我们毫无办法,这眼睛连隐婆婆都能吞噬,吞噬我们两个,更是没有任何问题,若不出手,将再无机会。”

        易云只是陈述事实,他万万不想对隐婆婆出手,隐婆婆一死,他们的实力也会大大削弱。

        就在月盈砂犹豫不定的时候,忽然发生的一幕情景,让月盈砂如坠冰窖,她看到,在远处的雨雾之中,一双又一双的绿色眼睛亮起。

        这些眼睛,甚至比之前她看到的还大,一排排绿色眼睛连起来,足有一百多双!其中最大的一双,位置在最高处,它有灯笼大小,眼睛中流露出冷漠的目光,俯视易云和月盈砂。

        绝境!

        易云心跳都停滞了,突然出现一百多双恐怖的眼睛,每一双都足以能吞噬隐婆婆这等高手,他和月盈砂还有什么存活的可能?

        降神塔已经不能再使用,仅凭青阳君遗留的两道剑气,易云觉得自己撑不过十秒钟,一道剑气,恐怕最多能灭一两双眼睛而已!还有活路吗?

        “啪!啪!啪!”

        更多的眼睛出现,隐约在雨幕之中,连成一片!

        终于,有几双眼睛动了,它们像是离弦的箭一般直射下来,首先射向月盈砂!

        这时,易云终于看清了,那些眼睛其实是一团黑色的阴影,身体模糊不清,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眼睛布满淡淡的黑色,绽放幽绿色的光芒。

        黑影的速度太快了,月盈砂根本无法闪避,黑影已经冲到了她面前!

        命悬一线,月盈砂发出一声惊叫,她整个人摔出去,而就在这时,忽然间,从月盈砂胸口绽放出绚烂的七彩之光!

        “嚓嚓嚓!”

        这些七彩之光,如同无坚不摧的利剑一般,所过之处,这些黑色的影子发出一声声厉鬼一般的嘶鸣,竟是有不少黑影,直接被七彩光芒洞穿!

        “!”

        月盈砂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卷画轴,从月盈砂胸口掉了出来。

        这画轴,无比古老,充满了岁月的气息,刚才的七彩之光,就是它发出的!

        画轴使得这无数的阴影,根本不敢靠近,不但如此,连已经进入了隐婆婆身体的那团黑影,都惊慌无比。

        “这是……”

        易云吃惊的看向那那画轴,画轴在草地上滚落,任凭天空中黑雨如幕,却半点也沾不在画轴上。

        画轴在滚落中徐徐打开,画上画的,是一个女子,她身材修长,蛮腰纤细,她穿着黑色长裙,眉心有一枚鲜艳的莲花印记,一共九朵花瓣。

        虽然是画,然而易云却感到那黑裙在随风飘动,那红莲印记似乎也倒影在自己的心海之中,这个奇女子,不沾染一丝尘世之气,如同谪落人间的九天玄女。

        是她!

        易云深吸一口气,当初在远古帝天,易云悟得万魔生死轮时,见过了两个隐匿在紫晶中的虚影,一个是那持枪男子,还有一个,就是这女子,她手托一朵九瓣红莲,给易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易云一度怀疑,那持枪男子还有这红莲女子,就是紫晶的前两任主人。

        是紫晶的前任主人,创造了这三十三天之门,又在青木大世界中,栽种了这镇压天地的神树吗?

        易云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而这时,画轴中的七彩之光,已经慢慢的黯淡下去,似乎刚刚的神光,只是因为画轴刚刚打开的一刹那偶然射出来的。

        七彩之光一旦黯淡,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黑影,又开始蠢蠢欲动!

        “是圣祖的画像!”

        原本倒在地上的月盈砂,一个翻滚将画轴抱在了怀中。

        她知道,这卷画轴中封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那是属于圣祖的力量,此等情景,证明三十三天的邪魔,都对这力量忌惮不已。

        可是,月盈砂深知,自己根本无法唤醒卷轴中的力量,在过去,她已经尝试过无数次,无论神树还是画轴,都对她呼唤没有任何回应。

        “圣祖,请让我借助您的力量,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

        月盈砂捧着画轴,虔诚的跪在地上,她心知,这卷画轴就救他们三人的最后希望了!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