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与南宋同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如何正确的媚上

        张国安说:“你还要找两个帮手,一个叫张顺,一个叫张贵。┝═┝╪┝.。”

        这个是张国安自己的想法,他知道那段历史。

        这两个人都南宋民兵将领,农民出身,张顺绰号“竹园张”,与张贵,他的绰号“矮张”同为民兵领袖。

        1272年五月,两人应募为都统,率3ooo人赴援襄阳城,舟百艘,直奔襄阳,各舟都装置了突火枪、炽炭、巨斧、劲弩。

        当时鞑靼水军舟师满布江面,他们两人突破封锁,斩断铁索木桩数百处,转战百余里,黎明抵城下。

        此时张顺已经身中四枪六箭,战死。

        张贵后来在到达龙尾洲时,为鞑靼大军所袭,身中十余枪,力战殉难。

        但是,他们真的抵达了襄阳城下,还送去了食盐和布匹等补给,使守军士气大增。

        张顺、张贵出前,令说,此行有死而已。如非本心,即可退去,别坏了大事!

        那时人人感奋争先。

        张国安一直在想,一个再懦弱的民族,也会有自己的真实的英雄,尽管他们可能是平民。

        如果能让这样的人活下来,传播他们的基因,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所以,找到他们,让他们好好的活下来,这是一个最简单的行为。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听了后却有些茫然,这两个人有何不同?!

        张国安看着他的表情,说:“我夜晚观察星象时,现扬州地区上空有两个星宿突然暴亮,然后我掐指一算,知道那里定有两个人已经被神灵附体了,他们是要在大宋有危机的时候,会主动帮助大宋的,但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

        灯光下,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的眼睛亮晶晶的。╡┝┢┟.{。

        这时,张国安心里有一丝愧疚。我这一天要说多少谎言啊------但是我的用意可都是好的,要不然,我无法解释我为何会自然了。

        他说:“用心找他们吧,他们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竟然肩负这样大的担子------”

        法可说:“这个简单。但是你说大宋还会有危机的吗?”

        张国安冷静地说:“在丛林时代。人人都有危机,不要说一个国家了。好了,我要睡觉了。”

        法可急着说:“那黑火/药------”

        “明天吧,你先去用我送来的硝和硫磺,再用柳木炭粉试制一下。后天来找我吧。”

        法可走后,张国安捋起大袖子一看,半夜十一点了!

        这个大宋人还真有夜生活概念。

        他打着哈欠睡了,明天工作还很多。

        -----------------------------------------------------------------

        平章贾似道那天和官家赵禥商量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官家亲自播种张国安送来的粮种,然后再亲自推广。

        如果当时年轻的法可在场的话,一定会明白了张国安的良苦用心。┞╪═┝═╞.《。

        媚上的结果有两种,一种是为自己讨好处,另一种是让别人乖乖做好事!

        所以,不能一棍子打死!逻辑的问题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直坚持给半大小子们上逻辑课的原因。

        官家赵禥的身体并不算好,所以,育秧苗的时候,也就是意思一下了,拿一粒用草木灰浸泡过的种子,摁进育秧盘里就算是亲手种植了。

        这是一件大事情,几乎所有的大臣都出现了,连谢太后都来了。

        事先,平章贾似道已经把这个粮种已经吹上天。并请官家赐名为“祥瑞皇种”。

        当时,为了宣传海外献上“祥瑞皇种”的事情,平章贾似道在大庆殿声音响亮地鼓吹官家赵禥自从登基之后,一连串生的喜事、好事。而且,不仅仅都是面子工程,还都是有实惠的大事情。

        平章贾似道公开的旗帜鲜明的宣扬官家赵禥的伟业,一时间让众人无语。

        官家赵禥则貌似稳重地坐在龙椅上,一脸的平静。

        平章贾似道的用意很明显,现在私下里。对官家赵禥的议论还是有的,有说他不足聪慧,更有造谣他能夜御几十个女人。

        平章贾似道一直在严查此事,后来现,这些谣言一直与北方鞑靼强盗集团有关,似乎正是他们在有意派人来做空大宋------就是这个意思了。

        官家赵禥的身体不好是真的,但是也不是傻子啊,更不可能同时又夜御几十个女人了,正常人都不可能的------

        先前有辽国人放谣言,然后又有金国人放谣言,现在又是鞑靼人如此。

        游牧民族更擅长使用谣言这种武器。

        所以,平章贾似道必须用一系列的实际事件来反击!

        同殿的大臣大多都能明白他的用意,知道他明面上赞美官家赵禥,这个让大家说不出什么,但是这暗地里就把他自己也夸奖了!

        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情好像都是与他有关。

        左丞相程元凤受不了了,他对官家赵禥进言说:“祥瑞皇种到底会产出多少米稻,现在说多了,没有甚用。”

        这话有道,官家赵禥也只能点头认同。

        平章贾似道心里一紧,但是面上微微一笑说:“当然,等到官家亲手育秧之时再说吧。”

        诸位大臣马上明白了,这两个人事先有过沟通。

        官家赵禥正色道:“农,为江山社稷的重中之重。朕当然要亲手试种,过几日摆驾到皇庄,还请诸位爱臣相伴。”

        大宋官家看重农业,这是不管道德还是政治都绝对正确的事情,无人敢多言。

        但是,却有人对海外流求大岛献海盐与内藏库之事有异议。

        平章贾似道一听这奏言,又是理论上是自己助手的左丞相程元凤提出的,这个老家伙又和自己作对!

        南宋肯定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国库与统一预决算的概念。

        他们在国家层面的财政收入,无论是实物或是货币,依次分别流入以下四个系统:

        这第一个由私人所有的“内藏库”。

        此系统由官家授权宦官直接管理,所有的内藏库的收支全部由官家自己决定,自行管理,也“小金库”了。无论是以宰相为领的中央政府,还是户部都无权干预,内藏库是没有预算封顶的,而且官家可以随时调拨中央政府的钱、户部的钱,四大总领所,也就是中央设在战区的军需库里面的钱来充实“内藏”库。

        内藏也是个不需要承担常规预算支出的“财政储备”单位,支出的用途和数量完全由官家决定!

        这第二个就是宰相控制的“朝廷财库”:有趣的是,南宋所谓的“朝廷财库”不是通常理解的承担收支的“中央财政”,而是一个“财务储备库”的概念。

        即“朝廷财库”只收不支,它不承担规定的预算支出项目,而是一个同“内藏库”一样的中央级的财政储备部门,只有在常规项目出现不足的情况下,由宰相决定如何支出。

        这通常是为了限制官家任意花费的一种妥协,大宋官家常为此与宰相生争执,只有在官家赵禥这一时期,管理权彻底被平章贾似道牢牢把住了。

        这第三个就是户部。

        户部可以算是通常意义上的“财政部”,部门功能齐全,分工明细。

        但是大宋时期户部的权力其实是很小的,基本上只是一个管账、催收、管理实际支付的会计部门,没有权力来规划和管理全国范围的收支情况。

        作为官家、宰相、六部这个权力金字塔的底层,六部之一的户部,也从未被赋予制定国家整体财政制度和监督执行的权力。

        这第四个就是四大总领所。

        为了就近支应战区的需要,特别设立四大总领所,承担部分中央财政的功能,这也是南宋财政不同于北宋财政系统的一个地方。

        左丞相程元凤说:“老臣诚肯请求陛下将那海外流求大岛的奉盐转于户部答理!户部实在是没有余钱了------”

        平章贾似道听了顿时大怒!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