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视觉设置:
  • 笔趣阁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五章 龙旺达的礼物(中)

    第九百六十五章 龙旺达的礼物(中)

        “弟妹,这是大哥给你的新婚礼物,一些黄金饰品,有些俗套了,你可别在意啊。”

        闲聊了一会之后,彭斌拿出随身拎着的一个小箱子,打开之后,屋内顿时闪起了一片金光,箱子里的金饰却是从耳环头饰项链手镯一应俱全,而且打造的工艺都很精美,显然是找出名的金匠制作出来的。

        “大哥,谢谢您了。”

        柏初夏甜甜的冲彭斌笑了笑,上前将箱子给收了起来,她知道这是南方的风俗,京城大妞嫁人却是不怎么讲究这些,不过这是彭斌的心意,柏初夏还是表现出了喜欢的模样。

        “老龙,该你的了。”

        送出自己的礼物之后,彭斌扭头对龙旺达说了一句,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余宣,说道:“余老师,你看看老龙的礼物,你要是能认出来,我就把家里的那个黄花梨茶几送给你。”

        “哦?这是要考我吗?”余宣闻言笑了起来,说道:“龙先生,你要送方逸什么物件?不妨拿出来看看。”

        “自己制作的一点小东西,不值得什么的。”

        龙旺达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个婴儿巴掌大小用紫檀打制成的盒子,交到了余宣的手上,说道;“久闻余老师的大名,这东西很常见,余老师你肯定是认识的。”

        “嗯?怎么是这东西?”余宣打开那个紫檀木的盒子,眼睛一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了。

        盒子里放的是一块呈长方形的小牌子,四周用金边包裹,但这牌子的材质看上去很奇怪,非金非银倒是有点像泥塑的,上面雕刻着一些很古怪的花纹,单从工艺上而言,算是一件很不错的工艺品。

        “龙先生,他们结婚你送这个,有点不太合适吧?”余宣抬头看向了龙旺达,面色有些不虞。

        “余老师,这是个什么牌子呀?上面的花纹倒是挺好看的。”旁边的柏初夏伸手就要去拿那个牌子。

        “别碰,这是阴牌,不能随便动的。”余宣伸手拦住了柏初夏,回头看向方逸,说道:“你懂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少,这阴牌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说过!”方逸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块阴牌,老龙,你倒是舍得,竟然把这东西给送出来了,初夏,快点谢谢老龙,他的这份礼可不轻。”

        那盒子没打开的时候,方逸就感应到了盒子里的东西,里面蕴养的小鬼气机在第一时间就被方逸给察觉到了,而且这小鬼王方逸还认识,正是上次龙旺达带来的那一只,只不过给它重新换了一个阴牌载体。

        “方逸,是阴牌你还敢收?莫非你想让初夏养小鬼吗?”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有些生气了,他博学多才,自然知道泰国的阴牌和正牌之间的区别,而且刚才一打开盒子,余宣就感觉到了一丝阴冷之气,他当下就知道这牌子肯定是阴牌无疑。

        “余老师,养小鬼是什么意思?”一旁的柏初夏听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她发现一向都笑眯眯的余宣居然动了真怒,和方逸说话都很不客气起来。

        “这东西,是用死人骨灰尸油等东西制作出来的,可以养一些小鬼……”

        余宣对于泰国养小鬼的风俗很了解,当下仔细的给柏初夏讲解了一番,听到死人骨灰尸油这些词之后,饶是柏初夏胆子大,也被吓了一条,眼睛再也不敢看向那个牌子了。

        “方逸,这个东西不能收,而且你这朋友……”

        给柏初夏讲解完之后,余宣看向了方逸,将话说了一半,不过另外一半没说出来的意思别人也都听懂了,那就是龙旺达的来历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余宣知道,这样的阴牌,往往都是邪恶的降头师们制作出来的。

        “老师,这虽然是阴牌,但和普通的阴牌不太一样的。”方逸知道老师是为自己好,不过他却是有些冤枉余宣了,方逸当下将皮球踢给了龙旺达,说道:“老师,不如我们听听老龙怎么说?”

        “这东西的确是阴牌,不过不是用尸油做出来的,它是用高僧的骨灰还有一些佛门圣物制作的。”

        龙旺达修了一辈子的佛,这番话说出来之后,脸上现出一丝慈悲的神色,看向柏初夏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用手摸一下这佛牌就知道了。”

        “摸一下就能知道?”柏初夏也是胆子很大的女孩,听到龙旺达的话后,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那个佛牌,然后闪电般的又缩了回去。

        “咦,这东西给我的感觉,好像很舒服啊。”

        柏初夏有些奇怪的看向那个佛牌,说道:“就碰了这么一下,我就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平和了许多,余老师,这牌子应该不是你说的那样。”

        “这,这怎么可能,这还是阴牌吗?”听到柏初夏的话,余宣也用手触碰了一下那个佛牌,他相信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个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历的龙先生,应该是不敢用佛牌做崇的。

        但是在触及到佛牌之后,龙旺达也生出了和柏初夏一样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佛门散溢着一种中正平和的气息,手摸在上面,就如同在聆听佛法,身上居然传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像是被佛光普照了一般。

        “你说的不错,这虽然是块阴牌,但和一般的阴牌不一样。”

        余宣站起身来,很认真的像龙旺达行了个佛礼,说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这牌子佩戴在身上,是有好处的,不过我有些不解,还想请先生指教。”

        余宣所学驳杂,三教九流无一不精,对于东南亚的很多风俗也非常了解,但他还从未见过一块这样的佛牌,明明有阴牌的气息,但上手之后,却像是一块充满了正能量的正牌,这让余宣很是想不明白。

        “我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龙旺达看了一眼方逸,问道:“可以说吗?”

        “初夏,胖子三炮他们去哪了?还有司元杰呢?”方逸没有回答龙旺达的话,而是看向了柏初夏。

        “他们说是要去买鞭炮,满哥开着车带他们出去了,他们对象也都跟出去了,说是去逛逛。”柏初夏回道,原本她和三炮和胖子老婆还有满军嫂子是在院子里聊天的,一说要出去,那几个都是第一次来京城的女人顿时就坐不住了。

        “嗯,老龙,既然老师想知道,你就说吧。”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现在这院子里除了两位老师之外就只有柏初夏和卫铭城在,他相信以两位老师的见识,是不会对这阴牌里面有小鬼王的事情大惊小怪的。

        “好,那我就说了。”

        龙旺达指了指那个阴牌,对柏初夏说道:“这牌子里,养着一个小鬼王,不过不需要你来供养,平时如果遇到什么灾厄的话,里面的小鬼王还能帮你化解,这东西很具灵性,你平时随身携带着就好。”

        “小,小鬼王,是什么?”

        听到龙旺达的话,柏初夏说话都变得有些结结巴巴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时间开始短路了,小鬼王这三个字她自然是能听得懂的,但细思极恐,柏初夏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牌子里居然藏着一只鬼怪。

        而且从小在那种家庭里面长大,柏初夏虽然不算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但向来也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的,只不过柏初夏知道,方逸的朋友肯定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所以这会儿她的思维正在相信和不相信之间斗争着。

        “就是一只小鬼,不过被佛法熏陶了几十年,它也算不得是只鬼了。”

        龙旺达的一句话,就解开了余宣心中的谜团,博闻强记的余宣知道,这应该是泰国寺庙里供养的小鬼,而且竟然是一只供养了几十年的小鬼王,如此说起来,这个阴牌的价值,可是要远远超过那些高僧制作的正牌了。

        “不算是鬼,那算是什么?”柏初夏开口问道,她的胆子的确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大,这会儿好奇要大过恐惧了。

        “算是佛前一弟子吧。”

        龙旺达笑道:“原本在几年之前它就应该去转世的了,不过有了另外一些际遇,倒是可以再停留几年,这几年就让它守护着你吧,能保得你们家宅平安。”

        龙旺达说话的时候,言语间也有些不舍,这是他亲自豢养的一只小鬼王,而且用佛法熏陶了数十年,早就磨去了这只小鬼原本的戾气,并且十分有灵性,在自己的嘱托之下,它会将柏初夏视若主人,守护在它的身边。

        “老龙,有心了,多谢!”方逸看到柏初夏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向龙旺达道了声谢,柏初夏不知道这只小鬼王的价值,但方逸却是清楚的很。

        虽然方逸也能制作一些阵法符箓交给柏初夏佩戴,帮她消灾解难,但那些终究是死物,而且在外力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也是会承受不住而崩溃掉的。

        而小鬼王却是不同,它本身是具有灵性了,在通过数十年的佛法熏陶和修炼之后,也具有一定的神通法力,道家所谓的五鬼搬运,这只小鬼王就能做得到,用它来守护,通常的灾厄根本就伤害不到柏初夏。

        除非方逸将他从段根吉那里得来的法器交给柏初夏,怕是才能起到和小鬼王差不多的功用,但那法器需要神识开启,就算方逸交给柏初夏,柏初夏也是使用不了的,所以这小鬼王对柏初夏而言,那的确是一件贵重之极的礼物了。

        ...



    ? 2015-2018 www.biqug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