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二零三章 不是那东西

        李夏蝉一直在忙碌着准备什么,而且还在让我帮忙整理一些东西,黄色的颗粒,带着淡淡的香味……

        约莫晚上十一点多,才带着我从他住处出来,走在那条肮脏的小巷里面,野猫野狗不停地穿梭,若不是他在前面带路,我还真是没有勇气,一个人在这里经过。

        零点将至,我们又回到了小区,来到楼下,四周都是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听不到一点声音。

        仿佛,世间万物,都陷入了沉睡。

        不过,此刻的李夏蝉,穿着一身白色唐装,上面用金线绣着看不懂的符文,手中拖着一个罗盘在掌心,倒是浑身上下透露着两个字,专业!

        时间,似乎快到了。

        今天不同前两次,既没有狂风作乱,也没有阴气笼罩。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抬手看了看手表,差一分,就该零点了。

        一分钟,时间很短,可是在我焦急而紧张的等待中,却是感觉如此漫长。

        “滴”的一声,手表整点报时了,十二点了。

        只是,什么都没发生。

        今天为何这么平静,半点阴气都没显露出来,难道是知道有高人相助,所以不想暴露身份吗?

        身旁的李夏蝉,还在尽力探查着什么,周身闪烁起了淡淡的紫色光芒,衣服上绣着的那金色的符文,亦是在不停地闪烁着。

        说到这李夏蝉,我今天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一番,方才知道,似乎他还真是个名人,是山西忻州天师门的掌门人,只是为什么他会懂得鬼影手,这似乎一直是个谜了。

        而且,网上的描述,似乎更为神乎其神,言道他似乎有博古通今的本领,那一双手更是穿梭阴阳两界。

        而对于鬼影门人,网上亦是有些解释,可是亦不是很详细,跟我之前了解的差异并不大,男生女相,不只是脸,就连身体构造都是如此。而且他们身材大都不是很高大,身上阳气很弱,并且不会长喉结,甚至不能轻易结婚生子。

        若是有了孩子,寿命便会缩短至五年。

        “果然如此……”就在我盯着李夏蝉出神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说话,脸上更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回头看了看我,眉头微微皱了皱,言道我调查的方向似乎错了,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我遇到的那个脏东西,其实与这地下压着的东西,并无关系。

        即使是,这里那强烈的阴气,也与之无关。

        我的大脑彻底空白了,与地下的东西无关?这怎么可能!

        还没等我问清楚,他就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转身离去,说剩下的要我自己解决。

        李夏蝉的举动,顿时让我彻底无语了,不是老鬼让他帮我忙吗,怎么这才到这里就离开了?

        结果到了最后,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连丝毫头绪店都没有告诉我。

        方向错了?错在哪里?

        与地下的东西无关,那跟谁有关?

        难道,这栋楼里还藏着其他更厉害的角色不成?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是心中一惊。

        不过,这几天下来,我也就见了那几个小鬼,还有那条薄冰铺成的路,这其中会有什么关联吗?

        而且,那正主又是什么东西呢?

        或许,是因为李夏蝉气场的缘故,今夜还算消停,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我过去看了看张姝影,烧已经退了,只是人还没醒过来,有小女孩在守着她,我亦是放心了。

        回到屋子,顾不上洗簌,我躺在床上,带着疑虑辗转反侧,只是丝毫没有头绪。

        墨绿色的光芒,在我旁边亮起,其实我用看,我都知道是老鬼来了。

        我没有转头,只是长叹了一口气“老鬼,这事你怎么看?”

        我一定是疯了,问一个迷糊鬼这种问题……

        果不其然,转头看去的时候,老鬼正转头过来盯着我,一脸迷茫,正看着我苦笑。

        所有的线索,到这里全部都断了,如果说与楼下那冤魂无关,那好多事情都无法解释了。

        那强大的阴气绝不是一个死了几年或十几年的鬼能散发出来的,如果这个死亡规律没有错的话,从五十年前就开始出现,那这个冤魂一定死了五十年以上。

        若是从图书馆查到的资料来看,那东西在小区建设之前就存在了,那就更是比五十年更早的时间,它就在这里了。

        可是,我并没有查到什么特殊的案例,能识别这只鬼的身份。

        这几日,虽然也有事情发生,可是全楼上下也没有死那么久的,这又该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是长长地叹一口气。

        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毫无头绪的感觉了。

        要么是我错了,要么是李夏蝉错了。

        只是,我摘掉,此刻,恐怕只有我一人自己的应付了。

        会不会是有遗漏什么地方,是我没有注意到的。

        想到这里,我把手头上全部资料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从头再细查一遍。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几个问题,晚上的声音到底是谁发出的,人是谁杀的,下一个会死的人是谁,这死亡规律所代表的到底是什么。

        还有那条冰路,是谁留下的。

        我能推算的,是这个冤魂死了有五十年以上,符合这个标准的,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冤魂存在吗?除了地下那东西,还会有什么东西存在呢?

        如果真的存在,它和地底下的东西,又是什么关系?

        我再一次感念碧瑶魈的好处了,他只需要用鼻子嗅一嗅就好,也不会跟我卖什么关子。

        等等,除了碧瑶魈,我不是还有叶婷婷吗?

        不知道,她此刻,清醒过来了没有呢?

        缓缓闭上眼,身体里的鬼泉之力,在我意念的操控下,开始涌动了起来,梅花印记也开始闪烁了起来。

        我本想试试,能不能唤醒叶婷婷,可是却发现,就在那一瞬间,自己周围的事物,全都改变了。

        我就像又进入了那个陌生的空间,一个昏暗阴冷的房间里,居然是用黑色砖头去铺砌的墙壁。

        好冷,阴气好重。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