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二三三章 尸骨

        李夏蝉缓缓地走到了那挂钟的跟前,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起来“我说水生,你真的觉得,你家肥爷没有坑你?”

        “肥爷坑我?他为什么要坑我呢?”我满脸疑惑,跟着他走了上去。

        这已经是,李夏蝉第二天提到肥爷了,我几乎可以确信,此事一定与肥爷有关系了。

        不过,当我来到那挂钟下面,仰头看去的时候,不由得脸色大变,更是惊呼了出来“怎么会这样,居然是黑色曼陀罗?”

        黑色曼陀罗花。

        居然,又是黑色曼陀罗花。

        那挂钟,不是一面普通的挂钟,不仅仅是因为它那八边形的形状,而是因为,他上面刻画的东西。

        整个挂钟的四周,居然都用极为细小的线条,刻画着一朵朵曼陀罗花,更是将线条油成了黑色,若不是见识过黑色曼陀罗花的人,即使仔细辨认,根本就发现不了其中的端倪了。

        这东西看起来,应该不过几十年的光景罢了,不过在那黑色曼陀罗花刻画上的条条黑丝,折射出的,正如青铜老化之后的光芒。

        李夏蝉手中的八卦盘指针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证明这东西,恐怕是至阴之物了。

        “怎么,你居然也知道黑色曼陀罗花?”李夏蝉脸色一凛,转头盯着我道。

        “啊?”我闻言一愣“这东西,我见过很多次了,每次见到,都没好事。”

        “遇到这鬼东西,能够有好事才怪了。”李夏蝉闻言,突然笑了“是跟着肥爷,才会这么倒霉吧?”

        我皱了皱眉头“每次遇到这东西,都是肥爷和思齐哥救的我。”

        “唉,想不到,你还刚进圈子,就被他盯上了。”李夏蝉看了看我,又接着道“有趣,有趣,似乎,越来越好玩了。”

        李夏蝉的话,是越来越奇怪了,我心中更加疑惑,可是准备再说话的时候,他却摆了摆手制止了我,转头朝身后的男子叔侄道“我们要把这墙壁给砸咯!”

        “只要能够救我老婆,就是把我房子拆了,我都愿意。”想不到这男子还是个痴情人,此刻居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更是转身从院子里提了一柄大锤来。

        李夏蝉让男子叔侄二人离开房间,而后让我爬上桌子,将那八边形的挂钟取下来。

        只是,任凭我怎么使力,那东西,居然,纹丝不动。

        “果然如此。”李夏蝉的眉头一凛,让我从桌子上下来,而后举起,手中的打铁锤,朝墙壁狠狠地砸了下去。

        想不到,他那瘦瘦小小的个子,力气居然如此之大,一锤下去,那墙壁居然裂开了几条大缝,而随着接着两锤下去的时候,顿时轰然倒塌了。

        在那尘土飞扬中,一道古旧的防盗门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到眼前的情形,我不由得惊住了。

        正如刚刚那挂钟一样,这防盗门上,都是刻画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细丝,组成了许多黑色曼陀罗华的图案。

        不过,让我更加震撼的是,在那防盗门的中央,居然还雕着一棵巨大的黑色曼陀罗花。

        锯齿状的六颗花瓣,黝黑黝黑。

        中央那点点花蕊,却是猩红猩红。

        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是发出诡异的光芒。

        黑色曼陀罗花,这一切,又会与我遇到的那个鬼魂有什么关系吗?

        这道门的下方居然是一体的,而他的开门锁,居然是顶端的那柄挂钟,在那挂钟的和门中央的空隙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锁眼。

        不过,此刻,那锁眼中,灌满了水泥,显然是被人完全封死了。

        我疑惑地看了看李夏蝉,却见他亦是一脸疑惑,紧紧地盯着门上的黑色曼陀罗花“这不对啊?按照这鬼魂的实力,我绝对不可能丝毫感觉不到才对啊。”

        “夏蝉哥……”我舔了舔嘴唇道“我们……”

        李夏蝉没有吭声,而是摆了摆手,脸色变得异常凝重起来,打出几个指诀,又祭出几张灵符来,随着灵符燃烧的火焰在空中飘起,方才从脖子里掏出一条链子来。

        链子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黝黑黝黑,在灯光的照射下,居然不会反射出丝毫的光芒,而链子上的吊坠,却是是一个像匕首一样的东西。

        李夏蝉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严肃起来,言道让我不要小看和东西,它可是鬼影族传说中的法器,一旦灵魂暴走,法器就会强行触动,让其灰飞烟灭。

        我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

        万物皆有灵,即使是鬼魂亦是有残存之道,一般在真正出手对付鬼魂之前,圈里人都会对鬼魂的来历进行一番查探,不会直接出手,不然就会有违天道了。

        虽然,我知道,有时候,人们并不会完全遵从这种规则,就如,李夏蝉此刻,根本不顾忌那鬼魂是什么东西,准备将其强行消灭了。

        曾今停肥爷说过,若是消灭了不该消灭的鬼魂,施法者自身便会遇到反噬,只是,似乎,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了。

        李夏蝉让我找来两边的缝隙,直接将防盗门两边的墙面给砸开了,而此刻,暴露在我们眼前的,居然就是我梦中见到的,那间昏暗的,如同地洞般的小房间。

        墙壁上和地面上都喷洒着血迹,此刻已经干涸,变成了暗红色,水泥地上有重新铺过的痕迹,角落里还扔着一大捆带血的麻绳。

        在那角落里面,我们还看到了一具,白森森的人骨架。

        我和李夏蝉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找到了了然的神情。

        若是我们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大概就是囚禁保姆的地方,只是,这里的死者,又是什么人呢?

        他与那个小保姆,有什么关系吗?

        起风了。

        外面狂风四作,仿佛一阵阵哭泣的声音,只是这里却没有任何异样。

        就连,刚刚我们破墙时刻遇到的那股阴冷的气息,都不复存在了。

        我们仔细检查着骨架,并没有发现什么鬼魂的存在,却是在那尸骨的手骨中,看到了一个暗红色的仿佛纽扣般的东西。

        而那纽扣的形状,居然宛如,一朵梅花。

        梅花……

        我心中,不由得一惊。

        因为,这梅花的模样,似乎,与当日我在王家村的时候,看到那带血棺材上的梅花,一模一样。

        亦是,与我手臂上的梅花图案,一模一样。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