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四三四章 荒村

        

        “有时候,我真怀疑表姐是怎么被骗过来的。这山路就跟原始森林差不过,她居然在这种地方都呆得下去。”陈一叶似乎有些恼怒了起来,替自己的表姐感到不值得。

        我很清楚她的感受,一路走来太辛苦,表姐虽然不是娇生惯养,可也是算大城市的人,指不定被拉倒这穷山沟吃了多少苦。

        而且这两年的失联,还有那离奇的电话和书信,让陈一叶更加不放心,不然我们也不会连夜赶过来了。

        我安慰了几句,又开始朝四周打量起来,那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监视着我们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只是,释放出我的鬼泉之力去查探,又没有感觉到什么力量的存在,虽然则会树林有些阴气,但是却极为薄弱,或许是在很久之前,这里是个埋骨之地罢了,毕竟这种林子的过去,谁也说不清楚。

        在树林穿梭了大半日,我们终于走出来,而映入我们眼帘的便是一个村落。

        我们不由得相视而笑了,这或许,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看了一眼村口,又站在高出打量了一眼村子,似乎没什么标志性的建筑,只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路,而且还很不平坦,路面上有些些许杂草,给整个村子平添了几分荒凉。

        进村的路好像只有这一条,周围都是荒山,而且更刚刚那片树林不一样的是,两侧的荒山居然都是光秃秃的,并没有树木,都是长着一些杂草罢了。

        循着小路往前,我们又看到了一片空地,里面我都长着高高的野草,只是,看起来像是荒芜的田地罢了,里面居然还长着许多良莠不齐的玉米秆子,只是十分瘦弱贫瘠。

        难道,这里是村里人种庄稼的地方?只是,很久没人打理了?

        我和陈一叶对视了一眼,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让她走到我身后。

        虽然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可就是感觉周围的氛围怪怪的,我拿出八卦盘,周的围磁场很正常,却又毫无异样。

        难道,是我的感觉出了问题,是我多心了?

        经过石子路,再往前走,我们已然来到了村子,只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我们更加吃惊了。

        村子恐怕是早就荒废了,不仅仅是刚才的石子路,就连村里的小路上都长满了杂草,房子周边亦是如此,房间都是空无一人,到处都挂满蜘蛛网,甚至许多屋顶上,都已然是杂草丛生了。

        空气弥漫着潮湿的味道,夹杂着一股酸臭发霉的气息,让人十分难受。

        眼前的这间房子里的家具还保持着原有的样子,甚至连碗筷都好好的放在桌子上,可是周围却不见有半个人影,就仿佛,主人家正在吃饭,突然出现了什么事情,而后急匆匆地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水生……这是怎么回事啊?”看到眼前的情形,陈一叶一脸的迷茫。

        我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看了看四周,缓缓摇了摇头。

        其实,我也想知道,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村子空了,可却没有半点鬼气,而陈一叶此刻修为全无,自然不可能去感觉,气场是不是有异常了。

        而且,从这村子的破旧程度来看,恐怕已经荒废了至少四年了,那也应该正式陈一叶表姐来这里没多久的日子。

        只是,如果这里的人都不在了,那么为什么一叶的表姐还会给一叶寄信,信所说可不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先去信写的那个地址看看,我们再往里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房子。”我看了看陈一叶,拉着她的道。

        顺着小路我们一直往深处走,房子还是一样的房子,摆设也还是一样的摆设,可是却没有半个人影。

        仿佛,这根本就是一个废村。

        我不由变得迷茫了起来。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难道,这是睡设的局?

        要么是鬼写信,要么是有人故意将我们引到这里来,后者最大可能就是那个华丰田。

        没准是想把我引到山区杀害,然后顺利抛尸,被抛尸在这里,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发现,。

        不过,此刻,绝对不是我们打退堂鼓的时候了。

        凭着陈一叶的记忆,我们找到表姐信所提到的表姐夫家。

        那是个不到两米高的房子,光线很昏暗,屋顶上盖着不少的茅草,其还有一个大缺口。

        进入屋子里更是一片狼藉,堂屋没多大,摆着一张方桌,四张凳子,正对门的桌子后面是一个高桌子,上面留下了一个木架子,仿佛之前什么东西摆在这里,而后被人取走了。

        难道,是放人的相片?我不由得眉头紧锁起来。

        走进两边的屋子里,其一个有个抗,另一个是做的木床,上面还有铺盖的东西,看得出来走得相当匆忙,什么都没来得及收拾。

        “水生,你来看这个。”一叶子在外面的厨房叫着我,我赶紧出去,见她里拿着一个青花瓷的大碗,在边缘上破了一个口子“这是,这是我表姐用过的碗,当时她在信跟我描述过的,说是可能是古董,只是可惜坏了。”

        这让我心一惊,陈一叶说她在表姐刚到这里的时候,表姐就将这里的情形都写信给了陈一叶,如今面前这地方,跟陈一叶收到信的描述一模一样。

        屋子里的摆设,房间的大小,桌子上的梳妆台,以及门口路边小草的排列都是一模一样的,还有就是这个带有缺口的碗,陈一叶清楚记得这是表姐刚刚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掉在了灶台上才碰坏的,当时表姐还是十分后悔。

        这里出去不方便,所以当时表姐就没有去换碗,即使坏了,表姐一直在用,还在信里提到过,不小心把她的嘴割破了,陈一叶因为这件事,气的差点想过来把表姐接走了。

        看着这里的东西,陈的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水生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让我来,可为什么他们人都不见了,我表姐不会出事吧?”

        显然,陈一叶亦是感觉到不对劲了。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