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四八零章 再见师傅

        看到那曲家小孩出现,我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后地地地情后学由孤鬼封孤

        不过,既然他是肥爷的朋友,我们自然也不该没有礼貌了。

        虽然,这小子,我还真是有些,看不惯。

        摆了摆手,示意叶婷婷不要冲动, 不过她周身那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定然是在尽力克制了。

        而对面,跟着那小曲家肖子身后的春雷,倒是显得淡定得多,万年冰山脸,喜怒不形于色。

        不过,即使如此,我亦是可以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息,亦是在蠢蠢欲动。

        显然,曲家小子定然亦是嘱咐过了。

        结不仇科情孙察战冷孤考

        “哈喽,大哥哥,我们好有缘分哦,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曲家小子看了看我“不过,你们的车卡得可真慢,这么久才到。”

        你妈,就李夏蝉借给我们那不到十万块的夏利,开起来油门轰得跟拖拉机一样都跑不起来,能比得上法拉利吗?

        “呵呵,是啊,还真是孽缘不浅啊。”不过, 我倒是不太在乎了。

        “嗯?”肥爷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我们先是愣了愣,良久方才开口道“怎么,已经认识过了吗”

        敌仇仇仇情敌球战孤指远技

        孙仇科科酷艘学所孤吉敌

        而看到那人模样的时候,我不由得完全愣住了。

        女人约莫三十多岁年纪,长得十分漂亮,头上盘着一个高高的发髻,而又有两缕青丝,从两鬓垂撒,披在了肩头。

        面容清秀,脸蛋微微有些圆,眼睛很大,长得跟香港著名演员米雪有些相像。

        不过奇怪的是,她身上居然穿着一件,只有电视里面才能够看到的,那种白色道袍,袖口和胸前,都镶着一条蓝色边缘,腰上亦是系着一条蓝色的丝绸腰带。

        可是她的道袍领口却封得严严实实,露出那白皙的粉颈,与道袍相配,再加上那不怒自威的表情,顿时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感觉。

        这不是我那才见过一面的美女道姑师傅许可,又是何人?

        我慌忙拉着陈一叶,直接越过了曲家小子,走到了肥爷跟前道“肥爷,师傅,你们怎么在一起了?”

        “在一起?”我的话音还未落,一旁的曲家小子已然接话了“肥爷,你真的追到美女姑姑了吗?”

        “小孩子,乱说话!“肥爷的脸色顿时微怒”你这张嘴,可是跟你哥,一点都不像。“

        原来,肥爷认识这曲家小子的哥哥,也算是老熟人了。

        许可仍旧那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看了看我道“看来肥爷这次没有选错人,一年多能够进入紫阶,倒是不错了。”

        难得,我这便宜师傅,居然还会夸人。

        “师傅,你怎么也到滇省来了啊?”我看了看许可,接着再道。

        “走,进屋说,我和肥爷,有重要事情跟你们说。”许可看了看我,又转头看了看曲家小子,而后便转身进屋了。

        “走,大姐姐,我们进去!”那曲家小子,居然立刻蹦蹦跳跳地靠了过来,一把拉着陈一叶就往屋子里。

        陈一叶一脸无奈的笑了笑,回头看了看我,跟着我一道往屋里走去。

        亦是这个时候,我方才从肥爷的嘴里知道,这曲家小子叫做曲文怡。

        人长得娘泡一点也就算了,想不到,这名字,居然也这么娘炮。

        不过,此刻,那曲文怡似乎并没有去勘察我心中的想法,反而是拉着陈一叶凑到了肥爷的跟前“肥爷,你到底要说什么呀?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现在大哥哥也到了,你快说吧。”

        曲文怡的话语中,居然还带着一丝娇嗲,我的天,这小子到底是几岁了,不觉得卖萌过头,有些可耻么?

        “你啊,总是这么耐不住性子。“肥爷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过了,我也就不绕弯子,直接说正事了。水生,你这次来滇省,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肥爷的突然问话让我有些愣神,要说异常,我感觉哪里都不对劲,可又说不上,到底为什么不对劲。

        或许这就是滇省该有的异常,毕竟这里鱼龙混杂,而且各种气息交错在一起,本就不能用“正常两个字来形容。

        “我最近与这片的管辖鬼仙聊过,他说滇省最近每天都有离奇死亡,但魂魄都在鬼差过来收魂之前被人收走了。而且,那些人的魂体,似乎是被人强行抽离身体,然后就追踪不到了。”肥爷皱了皱眉头,又说道。

        “似乎整个滇省,都有些阴阳混乱的感觉了。”曲文怡皱了皱眉头“是不是地府出了什么状况,使得管理这里的鬼仙有了异动?”

        曲文怡此话,不由得让我暗暗心惊讶。

        他确实感觉得比我更为贴切,甚至比我更会推断了。

        不错,我虽然一进入滇省的境内,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盘旋在云端,而等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整个城市都是阳气极为旺盛,甚至已经旺盛到,快要危及正常人生活的地步了。

        这个世界,有阴有阳,即使是我们生存的环境,亦是如此。

        如果,阴气过重,必然会对人们有所损伤;可是若是阴气全无,阳气过旺,人们亦是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脾气变得暴躁起来,压力变得沉重,情绪变得一直亢奋……

        想不到,这曲文怡,倒是一下子发现症结所在了。

        “最近鬼魂频繁失踪,我怀疑有人收集魂体,或许是想要将其炼化,开启什么禁术。”这一次,却是许可在说话了。

        许可的担心,不无道理,炼化鬼魂不止能增强法力,还可以打开很多阵法和结界,甚至,有许多古老禁忌,亦是可以跟随着打开。

        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弄不好,有什么大事件发生,恐怕整个圈子里都不能够安宁了。

        而且,肥爷说,更为惊心的是,不仅仅是有魂体失踪,就连,镇守各个区域的鬼差和鬼仙,都有出现失踪的现象。

        鬼仙和鬼差的失踪,这可,已然是大事件了。

        只是,这鬼仙失踪牵扯甚大,如果真有让你在炼制什么秘术,这可是连地府都敢得罪的手段了,又会是,如何强大的存在呢?

        而且,前一段时间,我听段思齐说,似乎地府有重大事情发生,会不会,亦是跟着滇省的事情,有关系?

        还在找"天冢"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燃文书库"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燃文书库,燃文书库精彩!

        </div>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