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四九四章 方老爷子的遗物

        结仇不仇情艘恨战孤秘诺显

        我已然布置好第二道结界了,叶婷婷和许可又进行了加持,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若是许可说的不差,我们三人的修为,都不够这些蛊虫吞噬的话,那等我们精力耗尽,后果恐怕就不堪设想了。

        就在我心中焦急万分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温热,在我怀中闪了起来。

        我不由得一愣,摸向怀中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

        艘仇不科独艘恨战阳后陌冷

        方老爷子留给我的遗物……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

        古朴的木盒,被我从怀中缓缓托了出来,跟随着蛊虫身上光芒的闪烁,亦是闪烁着淡淡的红色光芒。

        在我们惊骇的眼神中,木盒缓缓飘了起来,穿过结界,飘到了蛊虫的中央,猛地打开,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从里面涌了出来。

        蛊虫顿时变得异常兴奋起来,它们蜂拥着朝木盒涌了过去。

        它们贪婪地吞噬着木盒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顺着气息,直接爬入木盒中。

        那木盒,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不过拳头大小,那么多蛊虫爬进去,居然都可以

        就在蛊虫都爬入木盒的刹那,随着“啪”的一声,木盒的盒盖顿时自行关上了,而后缓缓飘到了陈一叶的身边。

        红色光芒,化成了一道红色的雾气,涌入了陈一叶的鼻息,不过瞬间,我们便看到,陈一叶的脸上,又开始泛起了一丝红晕。

        “终于,有惊无险了。”许可长吁了一口气,让我撤去了结界“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我感觉到了宣磊老前辈的气息?”

        艘地不远鬼敌学所阳主秘远

        艘地不远鬼敌学所阳主秘远    祝英,三十多年前便与方老爷子在一起了,而且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在拿方老爷子研究他的上古蛊虫。

        宣磊老前辈?

        我闻言一愣。

        我不知道许可说的宣磊老前辈是什么人,可是我知道,这一次,却是方老爷子救了我们。

        或许,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是那日,莫凡没有找到我们,会不会,今日我们都要命丧如此呢?

        听完我的叙说,许可不由得悠悠叹了口气。

        她说,或许,今日我的经历,又帮九十九局解决了一桩十年前的谜案。

        艘仇地远方后学所冷帆敌战

        亦是这个时候,我方才知道,许可曾经,亦是九十九局的人。

        就在十几年前,曾经发生过一个奇怪的案子,某个村的村民都离奇死亡了,警察局查了许多资料并没有进展,后来九十九局便接手了。

        因为上面对这个案子的重视,于是请去九十九局的泰山北斗宣磊宣老爷子出马了。

        只是不料,刚到案发现场第二天,宣磊老爷子便被发现伤痕累累,离奇死亡了。

        后来经过尸检,发现老爷子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样,却是跟人打斗力竭而亡。

        而且,在现场,还留下了那个案子正主的气息。

        当时许可正好跟随陈五行他们一道跟随这个案子,所以知道一些细节,后来一直到陈五行和他的朋友们找到了这件案子的正主,解决了整个事情,大家却发现,那个正主的实力,绝对不是宣磊老爷子的对手,即使是偷袭,宣磊老爷子也不可能会落到遇害结局。

        当时,曾经有人猜测,或许杀害宣磊老爷子,其实并不是正主,而是另有其人,九十九局亦是一直在追查,却是毫无结果。

        想不到,到了今日,却是知道了结果,恐怕宣磊老爷子是为了救方老爷子而耗费了打量气息,方才不是那正主对手了。

        听完许可的话,我心中不由得惊骇,而更是想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事情来。

        艘仇地地鬼敌恨由闹鬼球阳

        我记得,方老爷子临终前托付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教他蛊术的英姐,询问到底是为什么,当初我还在纠结,仅仅凭借一行诗句要如何找到英姐,不过此刻,我似乎知道,这英姐到底是何许人了。

        英姐,祝英姑姑……

        想当初,虽然看似年轻,可是轮辈分,我还尊称她一声姑姑,可是此时看来,或许,这个女人,并不是当初看起来的那么善心了。

        孙科不远酷结球由孤地月远

        孙科不远酷结球由孤地月远    听完我的叙说,许可不由得悠悠叹了口气。

        祝英,三十多年前便与方老爷子在一起了,而且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在拿方老爷子研究他的上古蛊虫。

        后来,她会了苗寨,被困在了后山秘洞中,自然任凭方老爷子怎么寻找,都不可能找到她的下落了。

        等我破解了后山秘洞里的北斗神棺的秘密之后,将她从里面带了出来,这个女人居然丧心病狂,再一次将魔爪伸向了陈一叶了。

        居然,还以感谢我们挽救了凉山苗寨的由头,来教陈一叶蛊术,居然是拿陈一叶当试验了。

        越想,我心中越是生气,或许,该找个机会去趟凉山苗寨,再去会会这个女人,只要能够证实方老爷子交给我的那首诗,自然就可以肯定我的猜测了。

        如果早知道她是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当日就是拼着不从后山秘洞中出来,我也不该带她再出来了。

        只是,此刻,我知道,我定然不可能去莽撞地找她。

        毕竟,以我的实力,绝对不是凉山苗寨的对手了……

        许可显得有些疲惫,上前看了看陈一叶,已然脱离了危险便离开了。

        她言道,即使这东西可以暂时封存陈一叶体内的子蛊,可是并不是长久之计。

        艘远远仇方孙球战冷羽孤考

        我们必须趁着陈一叶情况稳定的这段时间,找到解决的方法来。

        许可刚走,我盯着叶婷婷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婷婷……···”

        啪的一声,我的话还没说完,叶婷婷已然毫不留情地给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虽然很响,其实并不是很重。

        敌远远地鬼后察陌冷独诺

        “你这个白痴,如果你想死,最好别连累我。跟你的先辈比,你不论是觉悟还是修为,都差的太远了。”话未说完,她已然拂袖而去了。

        我知道,叶婷婷,是真的生气了。

        气我,恨铁不成钢,我懂。

        气我,遇到事情总是头脑发热,我懂。

        “大哥哥……你没事吧?”或许是看着我情绪不对,曲文怡小心翼翼走到我身边道。

        我不由得露出一声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心,婷婷只是在生气,怪我太莽撞罢了,刚才若不是师傅出手阻止了我,恐怕的鬼泉之力都要被那些蛊虫吸干了。”

        “好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式神居然敢对着主人发脾气的。“曲文怡看了看我道。

        “式神?”我缓缓摇了摇头“婷婷,其实并不是我的式神,只是在帮我罢了。”

        “难道你们之间没有签订契约吗?”曲文怡满脸惊疑地看着我道“那她为什么会跟着你?“

        “契约?“我闻言一愣,缓缓摇了摇头”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契约。“

        曲文怡的眉头,亦是紧锁了起来。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还在找"天冢"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燃文书库"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燃文书库,燃文书库精彩!

        </div>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