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六七一章 铁轨通灵

        “怎么,好些了吧。 .”高宇走到了我身边,关切地问道。

        艘远不地鬼后术陌冷结技岗

        我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出声,而许飞早已走向了当时事发事故的现场。

        他站站台的边缘,手在空轻轻一挥,一道光芒像水雾般洒了下去,空气立刻闪过点点的绿色光芒。

        看着灵体的光芒分散开来,我们几个立刻对视了一眼,都眯起了眼,看着站台分布不均匀的鬼气,所有人不由得都愣住了。

        根本,没有魂体作祟的痕迹。

        敌远不科酷结术战闹敌封闹

        敌远不科酷结术战闹敌封闹    “或许,这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了,交给警方出来吧。”许飞冷笑一声,缓缓摇了摇头。

        结远地不方艘球陌月考由主

        除了,刚刚和我交手的那个鬼仙的气息,充斥在站台。

        “会不会是刚刚袭击水生的那个鬼仙?”高宇第一个提出疑惑。

        敌科不仇方孙察接月地太所

        “不会,若是那鬼仙动手的,现场铁轨必然留下他的气息,不管是隔了多久,我都可以探查到。”许飞缓缓摇了摇头“相信我,这么多年勘察现场,我从来都没有错过。”

        我们自然不可能怀疑许飞的实力了。

        “恶灵作祟?现在看来那场事故分明是人为而已,至于警方为什么没有查出来,也不难理解,恐怕面有‘领导’压着吧。”卓依此时也站到了站台的边缘,他猛地释放自己的力量,这分布不均匀的鬼气立刻被净化,化作一阵白色烟雾随风而逝,如此一来这火车站的案子便算是完结了。

        “接下来不归我们管了,真是可笑之极,费这么大周章不过吃了顿鸿门宴而已,呵呵。”许飞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不过目光旋即再一次落到了我的身“叶兄弟,会不会那鬼仙袭击你,并不是因为火车站的事情呢?”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我的身。

        我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心清楚,杜振邦叫我们来的目的,吃饭才是真相,而处理这根本不存在的灵异事件只是个引子而已。

        只是,或许,我被曲环袭击,使得这一切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不过,许飞和卓依的手段,似乎一下子都将一切清晰化起来,我亦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此刻,我自然不会承认,我是自己惹地府了。

        我跳下了站台,找到了男人出事的那段铁轨,面还残留着大片的血迹,而在血迹的后面是一个脚印正在狠狠扒着地面,那男人死的时候一定是极力挣扎过。

        “你不是打算查明真相吧,如今还没过头七,死者灵魂未现身,而且如此死法的鬼魂是不能给你想要的答案的,接下来是车站和警局之间的交涉。”我侧眼瞥了一下身边站着的卓依道。

        虽然知道不是恶灵作祟,但是许飞和卓依的话语,我似乎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了,这绝对不是一场意外事故。

        或许,他们知道什么,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如果,真有隐情,我并不觉得,这一切,此完结了。

        我想知道他是被谁害死的,还他一个公道也算没白来,哪怕这个人不能公开,我也不想那人死的不明不白。

        伸出手缓缓释放着自己的灵力,一道白色光芒环绕在指间,我将搜魂咒附着指间,对着空画出了聚灵阵法,周围顿时刮起了一阵狂风,而我周围的情形,顿时变了。

        那是一个听不到声音的破碎片段。

        结仇地不独艘术所闹阳星远

        我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检修铁轨,而远方正有一趟火车缓缓驶来。

        男人显然已经知道火车要来了,站起身来,手放在了站台,似乎想要跳来。

        突然,他浑身抽搐了一下,他直接扑倒在铁轨。

        随着尖锐的刹车的声音,火车终究还是从他身碾压了过去。

        紧接着是画面一片漆黑,我瞬间愣住。

        没过几秒钟的时候,画面再次出现,我感觉到周围的风都变得不安分了起来,看来,是招魂术起到作用了。

        一股烧焦的味道从后面扑了过来,突然有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画面再次转换,突然有一大批的工作人员朝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有人拉着我,却被一下子弹开。

        孙科科远酷敌术陌闹冷方显

        然后他们很慌张,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可是,我并不能够听到任何声音。

        他们一会会指着头顶方的位置,一会会又指着铁轨的方向,似乎都在大声争论着什么,可是,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似乎都布满着浓浓的恐惧和害怕。

        此时,一个穿着特殊制服的人走了出来,那衣服一看是领导级别的衣服,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但是能够看得清他的身形。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平息了这场争吵,之后这才有人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大概是叫了救护车,然后那个领导又交代身边一个人什么事,那人立刻往远处跑了过去,进入了我身后位置的一间值班室。

        此时,画面结束了,变成了一片漆黑,抓住我肩膀的手也消失了,周围的鬼气也瞬间消散,等我睁开眼,几个人都疑惑的看着我,迫不及待要知道我的答案。

        我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曲怡,曲怡指了指方位置,我抬头一看竟然是个监控,难道刚才那领导是让关了监控?

        我又看着自己的脚下,那是男人脚印勾住的位置,手放在面,有轻微的电流走过,我恍然大悟,赶紧朝着那个男人跑去的值班室看过去,发现那是一间配电室。

        “你有通灵的手段?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卓依忍不住先开口了。

        孙不仇远鬼后球战闹孤孙指

        而此刻,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我的身,满是吃惊的申请。

        尤其是,莫山和荆轲两人。

        我微微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我看到,男人因为漏电趴到在铁轨之,死后才有人看到监控过来,然后……”

        接下来的话,虽然不想说,但我还是说了出来,然后大家围来之后都很害怕,不想为这起不该出现的事故负责,所以算则销毁了所有证据,然后当做一场意外来处理。

        “当然,这也只是我根据画面的推测罢了,有些事情,还有待证实。”我看了看许飞再道。

        “或许,这不是我们考虑的事情了,交给警方出来吧。”许飞冷笑一声,缓缓摇了摇头。

        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众人不断的叹息,一个一个转身离去,甚甚至我还看到了,小陈朝我投来了疑惑的神情,甚至,还带着一丝狠色。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