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 返回: 天冢

    第六九一章 又见梅花

        再也没有太多的交待,司令告诉我,若是想要神父和老修女不死,我最好快点过去。--    .  o d t  .  o

        太多的细节,他现在还不能够告诉我。

        我没有多言,或许,有些事情,此刻,我无需多言了。

        至少,此刻,那司令已经认同了我。

        随着司令摆了摆手,那漫山遍野的鬼魂已然退去,只留下了参谋长给我们引路。

        而修女阿秀,叶婷婷似乎早有考虑到,让她陷入了昏睡状态,此刻更是被结界包裹着,由叶婷婷带着跟我们一起前行。

        毕竟,这里的事情,不再适合让她知道了。

        一路向,参谋长的敌意似乎少了不少,通过攀谈我才知道,他叫罗忠,司令叫做孙杰,他们都是国民军某独立大队的,当日因为抗倭战争形势严峻,他们部跟倭寇血战了数月,虽然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可是他们独立大队,几乎是死伤殆尽。

        孙杰和罗忠,是因为重伤,送进了这里的战地医院,最后因为伤势过重而永远留在了这里。

        孙仇仇地情后察所月太情孤

        不仅仅是他们,在这里牺牲的战士们,并不是小数目,而更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居然都没有转世投胎,而是都选择留下来作为一群孤魂野鬼。

        不过,这些鬼魂,他们都进行了整编,虽然成了鬼魂,但是他们也还是跟之前的独立大队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差别,只是人不同罢了。

        而当我告诉罗忠,言道抗倭战争早已经取得胜利,整个国家如今一片祥和,欣欣向荣,他的脸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更是长吁了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言道,从我嘴里说出来,或许,更可信一些。

        虽然,这话有些怪,但是,我却并没有追根朔底了,毕竟有些事情,有些真相,或许马可以解开了,并不需要急在此刻。

        而且,我们已经来到教堂的门口了。

        来到教堂门口,叶婷婷微微皱了皱眉头,随着光环闪起,一道结界已然将罗忠包裹了起来。

        艘地远远方艘球战冷结恨由

        艘地远远方艘球战冷结恨由    这满地的脚印,有新有旧,有前走的,也有往回走的,证明有人在这里不止出入过一两次了。

        罗忠大惊,正欲挣扎,叶婷婷的话响了起来“看来,你和孙杰经常出入这教堂吧,不然你们的灵力不会损失如此厉害。”

        我闻言不由得朝罗忠看了过去,他微微点了点头,已然安静了下来,知道叶婷婷是在保护她了。

        “现在你们身的气息已经很薄弱,若是再多进来几次,恐怕得魂飞魄散了。”叶婷婷看了她一眼,而后将结界的阿秀,放到了长凳,又朝我点了点头。

        或许,正是这教堂的原因,使得外面的鬼魂们根本进不来,罗忠告诉我们,正如叶婷婷所言,他和孙杰虽然能够强行进来,可是每次都会受到损伤,更别提其他人了,曾经有一个排的兄弟进去了,而后直接灰飞烟灭。

        不过,自从那耶稣像被打碎之后,这种消耗减少了许多。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来到那被打碎的耶稣的跟前,不由得愣住了。

        即使着教堂还算干净,可是在这被打碎的基督像的周围,却聚集着浓郁的鬼气和煞气。

        准确地说,应该是还残留着浓郁的鬼气和煞气,仿佛是什么东西曾经在这里呆过很长很长的时间,离开之后留下的痕迹。

        似乎,这里镇压着什么厉害的东西,而镇守者便是那座基督神像,所以这教堂对鬼魂的攻击性会很大。

        后来,基督像被打碎了,不但里面被镇压的东西出来了,连对教堂外鬼魂的震慑性亦是减少了不少。

        罗忠指了指那基座旁边的一块木板,言道老修女和神父在下面。

        揭开木板,出现在我们跟前的,是一条楼梯,一直往下,即使借助着叶婷婷身的光芒,亦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洞口里面,一股股阴气从里面涌出来,却并没有鬼气和煞气。

        在洞口的旁边,是基督神像的底座,我愣了一下,这底座竟然是实心的,在底部位置还有泥土的印记,而看到那印记的时候,我不由愣住了。

        梅花印。

        居然,是个梅花印。

        我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竹节棍幻化在手,在叶婷婷和罗忠疑惑的眼神,朝那神像底座砸了下去。

        随着一声脆响,底部立刻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个桃木盒顿时出现在我们的跟前。

        桃木盒子,是暗红色的,在盒盖的表面,居然亦是雕刻着,一朵鲜艳的梅花。

        花瓣,雪白;可是,花瓣的边缘和花蕊,却是血红色,血红……

        孙不远科独孙球所阳太早战

        “这梅花,怎么……”罗忠盯着那桃木盒子,满脸都是惊骇的神色,嘴唇蠕动了几下,话语却又戛然而止了。

        “参谋长,您见过这梅花?”我盯着罗忠疑惑道。

        后地远科情艘学由阳独孙故

        后远不仇方后恨陌阳战诺

        “没,没有……”罗忠的面庞抽动了几下,连连摆手。

        不过,显然,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他了。

        敌科仇地酷艘察由阳陌主星

        既然罗忠不想说,我自然也不会强求,尤其是,此刻从这桃木盒子,我似乎已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而且,孙杰跟我说过,若是我去晚了,爱丽丝和乔治,恐怕得没命了。

        抓起教堂旁的一致烛台,我顺着楼梯往下,这里的空气十分潮湿,十分沉闷。

        看着叶婷婷和罗忠一脸不解的神情,我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我可不像他们两个鬼一样不需要呼吸,若是缺氧,搞不好我要挂在这里了。

        蜡烛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试探氧气充足不充足。

        正如我所料,越往下,空气越浑浊,蜡烛的火焰没有丝毫的摇摆,也证明,这里并没有空气流通了。

        这通道,或许并没有其他出口。

        楼梯下来,是一条泥土的通道,地布满了凌乱的脚印,。

        这满地的脚印,有新有旧,有前走的,也有往回走的,证明有人在这里不止出入过一两次了。

        通道,并没有延续太久,我看到前方的光亮了,居然是应急灯的光芒。

        光芒所在之处,亦是通道的尽头,老修女爱丽丝和神父乔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